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相法师

观心是诸佛之本,离相是成佛之本。自学是没有围墙的大学,成功的道路是由目标铺成的。

 
 
 

日志

 
 
关于我

小合作要放下自我,彼此尊重, 大合作要放下利益,彼此平衡, 一辈子的合作要放下性格,彼此成就。 一味索取,不懂付出, 或一味任性,不知让步, 到最后必然输得精光。 共同成长,才是生存之道。 工作如此,婚姻如此,友谊如此, 事业亦如此!

网易考拉推荐

随顺放下我执法执 净土安立彻底休息  

2017-06-23 11:22:17|  分类: 听经闻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顺放下我执法执   净土安立彻底休息

真正远离造作的这种疲惫是真正的安乐,在这里边看清楚了,那念佛就是随顺法性,那是忆佛念佛了;那随顺佛陀的报德与圆满、愿望,那真是忆佛念佛了,这样的人就能得到佛法的乐趣与实质的乐趣。它这个教法的重点就在信顺二法中方便趣入,所以因为佛陀知道我们这个世上的有情不具信顺二力嘛,就说十方众生闻我名号,具足二种忍,他方国土众生,他不管是哪一类众生。因为要在这个地方你信忍顺忍,就会有一个作用的这样一个机会,那下一步就是闻我名号俱来我刹,对这种呼唤的信顺就会成为一种事实。我们在这个事实面前得到了随顺报德、契入法性的这个究竟的安乐,再来看看这个法性的作用与弥陀报德的作用,我们就会坦然处之,就是面对自己无始以来无穷无尽的造作的这种生死忧患之业,我们就会坦然。因为它,不管给它起个善名、恶名或者无记名,它毕竟是无自性的,它毕竟是如幻的,它毕竟是执着相续而产生的一些业相事实,若不执着这些业相事实它就会无从相应,这是个大的地方,这个地方是致命的地方。这个要是不信顺得入呢,我们用自己的功夫——造作的功夫,就会生起骄慢与自卑,就会偏离这个清净平等的缘起,这个圆满的缘起会在我们这儿丧失掉。

所以净土教法很特定,(若)有点看不清的内容就读一读《无量寿经》,《无量寿经》上怎么讲的都是这个清净平等觉的缘起,或者一个回归,或者是一个启用。这个是所有学净土的人一个致命的地方,或者说很多人学其他教法上象什么大圆满之类的,他们认为有口诀了,也是个致命的地方,就是他不能信顺法性,不能信顺佛陀,或者善知识的这种圆满的功德,不能信顺这个,他信顺自己的感觉与分别执着的习惯,或者自己造作的习惯。我念了多少什么,我做了什么,我的感知有什么变化,身体有什么变化,反而跟这个法是不契合的,他没有真正地解放自己,从自己的见闻觉知中解放出来,这个地方是最致命的地方。这是这个法门不共的教法机制在这儿,它跟很多教法都不共。

这个地方不需要你要有什么样的……,似乎征兆都不需要你择取的,清净平等就是一个最大的安乐住,一个事实的征兆。你在这个平等处、平淡处能真正地休息下来,坦荡下来,这个征兆是最大的征兆,这就是琉璃宝地。因为我们的见闻觉知中的征兆啊,实际是我们自己执着习惯的细分、粗分之别罢了。好比说烦恼啊、忧伤啊、喜悦啊、得失啊等等,知识所见啊,或者包括修行的次序啊都是我们记忆力造成的一些执着与割裂,它的完整性已经被我们破坏了,被我们的见闻觉知再造出来了,我们再造了一遍,法性的真实往往在我们再造的执着中会迷失,会变异。这个法有它的不共处。实际教授、任何师长也没有啥比我们多啥,历代传承教法中,他就是把这个教言的机制给看得清楚,运用得明白了,要不然没办法,大家都是一样地面对自己的分别、执着、所执的习惯,见闻觉知的这种流荡。我们基本上就很难出自己的见闻觉知,出离不了的,我们会被自己的见闻觉知困着了,所以说就感觉到这样有意思那样没意思。像我这一个人在那儿晃晃腰,你就晃呗,有时候你感觉看个电视啊或者看个什么东西,似乎有个对象才感觉到那样晃一晃才充实一样的,实际不是的,一晃腰可以令人很充实的,但他养成一种习惯了,他想找一个对照的东西,一个觉知性的对照他去做一个东西,他感觉到这样挺好的,那就是我们的习惯,执着的习惯,分别执着的习惯。很奇特的。

学佛最大的障碍实际是我们对自己每一个见闻觉知的习惯的不自觉性,你不觉悟它这是你最大的障碍,你认为这样做是对的那样做是错的,已经违背了这净土教法了。所有的有情百分之九十九点的训练都是训练自己的是非概念,这样做是对的,那样做是错的,甚至一生一生地训练这一个东西,分别执着,没有其它玩意儿!佛陀说放下妄想执着,无师智、自然智一切自然现前,这个教法讲得很清楚。

弟子:师父,这个顺性就好比说当你快乐的时候或者当你痛苦的时候,你觉知这个,你不跟随这个痛苦或者快乐,你看到它是不是就是一种顺性?

师:教法上这是个入处,或者说这是个缘起所依,你要是在这个地方,在所依缘起上你当真了又出现一个新的执着,好比说我们把所依的东西当真了,说真是啥——你会执着它,你会产生一个法执。

弟子:不去执着它,你看到它之后你就知道了嘛。

师:像一个水泡,砰!破了,破了破了……你知道这个水泡破了,你知道它破了,你知道它已经破了,你知道它是水泡破了,你就不会执着这个东西了,对吧。好比说我们知道自己的任何的见闻觉知,它都是一个无自性的,是一个幻生幻灭的刹那间的因缘和合罢了,它没有实质,你要了知这一点了你的执着就会散坏!执着会散坏!这个执着散坏不是你用力造成的,是它本质的现象,但往往我们就会用力,那用力就会产生了法执,就会产生疲倦。

好比说这个菩萨有止有观,止观能使人摄护身心,能使人条理,但是止观还是障碍!什么止观障碍呢?止观造成法执,大部分人都在修止观,净土连止观都不修,因为大部分的教法都离不开止观二法!所以在五念门中,止观二法只是说前四门中这是它自得利益的一个缘起,就是入功德的一个缘起,它不是真正地运用的一个事实,真正运用还是在第五门上——回施!实际就像七觉支分中的“舍”!就是平等安住才是它的事实,出功德才是它的教法的事实,所谓的教法事实就是它这个地方是究竟性,就是它的真实,我们凡夫可以像佛陀一样利益人的地方。

止观只是我们去除我们自身对业力执着的一个方便罢了,就是止观。说它这个作愿门就是止门,令一切众生毕竟往生,就是止我们的不随喜心、不平等的心,让那个闭塞诸恶道通达善趣门,所谓善趣就是咸得往生,你这时候用咸得往生的(正念)来观察,就是正念观察、智慧平等的观察、无染的观察。这个止观二法在意业与智业中才起作用,这个作用是自利分,就是消除我们的执着的。但是大部分人修止观会变成新的执着,因为他一旦失去止观的能力,他就会产生恐惧。

弟子:可是当你知道的时候,你知道它是无自性的呀。

师:你这个知道是不顶用的,你这个知道是个名言的知道,因为一旦到业力成熟的时候,好比说骂你唾你一口,马上你就不知道了,一旦涉足到我们的习性上的执着上它不起作用,这就是名言的东西了。就是我们接受的这个名言啊,我们还没有接受这种知见,你知道吗?佛陀的知见就在我们习惯中起作用了,好比说别人减损你的时候,你说这是无自性的,它破除我的执着的,你会随喜它的本质的功德,这个表现的本质的功德你会随喜,而不是随喜它的表相因缘。

我们基本上接受的一个教法是名言,而不是它的实质,接受到实质了就不得了了,它的平等觉性就会现前。你不相信你看念佛人很多,你减损他一下,他受不了,减损它一下,冲击一下,对着他的脸上骂两句,一点儿也跨不出来了,啥佛性啊啥法性啊啥无自性啊都有自性了,啥都有了——这是名言的执着啊、名言的认知啊,没有接受无自性的正见,接受正见了它就会起作用。

弟子:那你怎么接受这个正见呢?

师:那就在事上看了,事上勘验。好比说我这个人接受这个平等性了,我有病了我也不烦恼了,但我又不去减损它,我能不能不反抗它呢?很困难啊。在痛苦的时候人总不想痛苦。你事上看,用事相看,事相上看它。

弟子:那事相上看就是看……?

师:习惯、见闻觉知。所以这个地方自觉分中啊无人替代啊,佛陀啥都可以替代我们,就是这一点没法替代。信顺得入这一刻钟,就是佛陀都没法替代我们。你必须得在的习性、见闻觉知作为处去运用它,其他的地方没有用的。这个正见分啊,它的正见分就有正思维,正思维就有正语正业正命(注:八正道: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了,这是事实的,三十七道品中这个八正道是真实不虚的,至少我接受这个正见了——法无自性,我不是接受名言,我接受这个正见了,那我就会正思维,正思维就会产生正语,好比说跟别人交流,别人给我一个恶语,别人给我一个恶念的东西,我能知道,本质上他在告诉我这是无自性的,如幻的,让我不再执着一个“我”的名言名相了。

弟子:那你还是在这个中间慢慢去串习与思维。

师:这个早期一定(需要)串习的,一定是在这个入手处用工夫的,因为啥呢?资粮不够嘛,一次性地接受不够,那只能是串习,所以五念门前四念门是入功德方便嘛。入功德就是让我们串习的,它的主题就是串习力,它靠心力、缘力、境界力、串习力得入的,前四门;那第五门才是直接的一个接纳,那有一定的难处,就是你没有串习过你很难一次性接受这种平等的东西。

弟子:那净土所有的一切你全部都在事相上去用就对了?

师:你最初的方便反而就是在你这个,你好比说别人骂你,“呸”唾你一口,你“阿弥陀佛”,过去啊人都是这样子;赞叹你“阿弥陀佛”,反正干什么他就用“阿弥陀佛”来代替所有的回答了。别人说这人很愚,“阿弥陀佛”;说这人很善,“阿弥陀佛”,什么都是阿弥陀佛了。他就用一念代替所有的念了,干什么呢?实际就是让我们在事相上念佛,念什么佛呢?平等地对待。在这个地方平等对待处呢止啊观啊,让我们从习气中走出来。实际过去念佛人他们真就是这么干的,像我们受戒的时间,那个某某师很多就是无事找事,看这个不顺眼就打香板,打你的时候你绝对不能说任何东西,你只能“阿弥陀佛”。你要是说“我怎么了?”那噼里啪啦一群都来打,为什么呢?就是要你养成习惯。很多场合就是那个师父骂你了,你只能阿弥陀佛,你不能说师父啊,我哪个地方做错了?那是胡说八道,那都是,那出大事了,早期僧人整个训练就是训练这个的。

弟子:就是硬掰过来啊?

师:不是掰过来,他就是要你念佛,你任何事情你只能念佛忆佛,你不能说其他,也不能想其他的,就是这样一个引导——单一性的引导。你这样过来了,你就知道自己所谓的习惯,许多爱憎呢,就是执着分别造成的习惯。

弟子:那这个单一性的是面对所有人吗?

师:不是,很多人听不到这个教法,也没这个机会,也没人去掰你,哪有人去管你啊?谁来呵斥我们,天天让我们这样子那样子,不可能,根本不可能。你这个人,好比说我教育你一次,你表示厌倦逃跑了,根本没有第二次机会,这要很大的善根。过去所以说念佛堂啊、禅堂啊、僧人的团体啊都认为佛太大了,因为大家挤压你嘛,那你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什么都是阿弥陀佛,其他地方谁挤压你啊,你没有机会。大家不顺心就离开了,到各人顺心的环境去了,没有机会,根本没有机会。你在社会上,你骂我我不理你就行了,我找个人来骂我?我何必跟你在一起?他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过去成就的大部分僧众都是违缘中成就的,都是违缘,被人歧视被人辱骂,成就挺多的,顺顺当当的(少)。

我早期出家的时间遇到很多凶险的事,但我给别人表现得都是特别顺。我到一个寺庙来,一个老年出家师父就让我跟他坐一会儿,他说:“哎呀,法师,你太顺当了。”我说:“我经历的事没有一个顺的。”他看你这个心理状态说你太顺了,“没有违缘不行哦。”我说:“我不能制造违缘,我遇到的违缘太多了,都是砍砍杀杀的,折腾我的还很多。”只是说我心里敢有这个东西,就是因为学佛的一个动力,你不染着的一个动力啊,或者说那就是你的因缘果报。

你看大部分修行人都求顺缘,求法上的顺缘、师生环境的顺缘,只要是违缘就跑了。

弟子:可是这种顺缘反而是……

顺缘反而是堕落的机会,堕落,堕落得太快了,相互的虚假,然后相互的奉承,不奉承就开始敌对,相互地危害,没有道理,没有教法。现在一想,教法的环境就是想让人去挤压你,太难了,现在大家都是求一个安稳,我这小和尚谁也不要惹我,看一个人多余就想撵他走,大家心理都一样嘛,不是我这样,大家都一样嘛。啥叫顺缘呢?就像那一个软件一样,游戏软件一样,我可以建立自己的帝国,对不对?一点击,想要啥它就有啥,大家需要的就是这个东西,他不需要去真正了解自己的见闻觉知,习惯性的这样给自己带来的逼迫,在这个六道中流转的这种事实,他不在乎这个。建一个环境逼一逼人,成就一个人的道业,哎呀,真是太难了。

有人说:“哎呀,寺庙里人逼人多烦啊!”我说:“你还没那个福报呢。”实际人要了解了,真就是念佛人那真是有意义的,不念佛就是人挤兑人,社会上都这样的。然后就是都是搞个小院,看看书,听人家说说话,接受点小供养,活个人,可以了,这一辈子就荒诞过去了。大家都这么过的,这样子就过去了嘛。过去了什么呢?还继续轮回。看这些修行啊,看这些人念佛啊,但它不触动你的灵魂,啥叫灵魂呢?就是你的面子,就是你种种的因缘,就是这些东西,人不去触动自己的灵魂嘛,修行不触动自己的灵魂。

弟子:消除自我的这种东西太痛苦了。

师:那你就去轮回,享受轮回的痛苦,而不去用这种超越自我的方法去解放自己,那你就永远沉沦在自我执着的这种坚固中去,越来越坚固自我。实际坚固就是你的虚荣、面子,是你的业力的一个东西所成。别人说你这个人是个什么东西,就是个男人女人好人坏人,别人攻击你是因你某个时期是这样的业习状态罢了,根本没有啥实际的内容。是不是这样子呢?你可以去测试测试自己。实际真正作为一个学佛人就是,真是不需要别人打扰自己,你自己要不把我执从心灵上破除出来,要不然太麻烦了。

弟子:破除这种东西的时候,你会特别习惯地跌到自己的壳子里面,不想去破除它。

师:那你轮回没到头,就继续六道轮回。那就继续再创造新一轮的痛苦,生老病死的苦。你想这个永出轮回啊,必须得破除这种执着,不破除那它就生生世世伴随着我们,这就是铁围山,这就是铁围山。人不主动地破除我执,那自己受罪的时候,让阎王老子帮你破。咋破呢?你福德尽了,判你到哪一道之前,你那一生的回忆像闪电一样,“哇”业镜一照,你所有的作为演一遍,然后你知道到哪一道去了,或者不知道到哪一道去了,看阎王把你送到哪一个你该去享受业报的那个意识相续中啊,称为业相续,实际就是执着相续的坚固分产生的一个事实。我不愿意破除自我,那也是个坚固分;我想破除,没有方法,也是个坚固分;想破除,有方法,我们有运用,也是个坚固分;运用得不彻底也是个坚固分;运用得很彻底了,它产生了破除坚固的一个方便。

净土教法很特定。不舍众生实际就是自己对自己习气的认知,每个人你看他的习气都很坚固的。我尤其是第二次出家,我看自己的习气不看了,人的习气要是越看,你感觉到实际所有的人都是一个德性,别人有啥习气,我们一点都不少,啥习气都有,一身臭毛病。

人不愿意破除,人就是把自己推到无穷无尽的轮回的苦海中去了,所以净土教法它彻底就彻底在,你信顺就横出生死,你不信顺你就在生死海中继续漂流,但你信顺的刹那,就可以产生出离的事实了,他究竟就能得到,他从面上、根本上解决了问题,在业力的主题、主导上去用功。

弟子:师父,顺法性说无佛可报恩,无佛可成,那顺佛愿说……

师:实际顺法性说无佛可成无众生可度,这个是不生不灭无对待的一个描述罢了,但你要强调这个地方的时候,人似乎就把法性变成一种某某的一个代表了。它就是对那些,好比说有些人想学佛的急于度众生,实际不是,他是强制众生,他把他学的那点东西强制别人:“你要这样,你要那样,这样是对的,那样是对的。”执着众生,对这一类人说的,可能就要用清净的法性来提醒他们,因为这样的人没有正见。

说报德上说报佛恩,实际是佛的因地也像我们一样的,历经了种种苦难,但他在发愿的过程中呢,把种种苦难的这种东西都彻底地实践认知了一遍,了解了苦的这种无自性,真正证实了这个无自性的事实,他立这样一个愿望来度脱一切所谓的这种执着的善恶无记的这种相续的东西。你看我们最不能原谅自己的是自己的恶意作为,每个人他都不能原谅自己,不是别人不原谅你。好比一个人做了一个恶的事情,或者大家共识中认为这是极恶的事情,所有人都忘了,你自己记住了,你自己不会原谅自己的,你感觉这个太不能忍受了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太不齿于人伦了,这个事情太怎么样怎么样,你会自己不原谅自己,实际别人早都忘却了。

那佛陀他证实了极恶无间啊亦无自性,他们证实了这个东西,他们从这儿可以超越起来;善缘,那些什么人天之乐,他们也超越出来。所谓超越就是什么呢?亲证这个东西了,我们在这个乐处还是有染着,在这个极恶处还是有不忍。那我们真正对这个极善极恶、善恶的认知是透彻的,真正地了解了这个无自性性,在这个无自性性的法性上呢,平等随顺安住了,我们的习惯也就没有着力点了,习惯一来,你就知道:哦,我这是个习气。它再也不起作用了。啊,我的这个习气,它闯出来一点,它从你的生命意识作为言行闯出来一点,你笑一笑就结束了,因为它没有力量,它没有力量。那你要不随顺这个法性、无自性性,那我们的习性与秉性就会起作用,它就开始产生效果了。好比说人染着什么东西,他就会贪这个东西;人嗔恨这个东西,就会排斥这个东西。自己心里会原谅或者不原谅自己或者他人,出现这个东西,这是必然的。

不忍!说信顺,信忍、顺忍二种忍是十分重要的一种局面,它是趣向于平等法性的一个基本的作为,它这一点对凡夫有情来说是很不容易,因为我们脑袋瓜子充满了善恶的概念,充满了允许不允许的作为方式的标准,设立得十分地坚固。

碰到这个地方,可以在自己犯毛病的时候、不顺心的时候,尤其你不顺心的时候多观察观察,顺心的时候你笑一笑过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