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相法师

观心是诸佛之本,离相是成佛之本。自学是没有围墙的大学,成功的道路是由目标铺成的。

 
 
 

日志

 
 
关于我

小合作要放下自我,彼此尊重, 大合作要放下利益,彼此平衡, 一辈子的合作要放下性格,彼此成就。 一味索取,不懂付出, 或一味任性,不知让步, 到最后必然输得精光。 共同成长,才是生存之道。 工作如此,婚姻如此,友谊如此, 事业亦如此!

网易考拉推荐

净土五念门五果门精华版  

2017-06-23 11:11:18|  分类: 听经闻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净土五念门五果门精华版

我们接着昨天的学习。大家的劳作比较辛苦啊。

前三门我们作了一个提示,在第三个作愿门,就是意业,意业的这个点是十分重要的,我们要引起重视,不是说口业身业不重要,是意业特别需要关注的地方,因为我们平时生活中对它的忽略基本上要比口业还要放任。有情对意业的放任在意业智海中基本上就是随心所欲的,就是想打什么妄想就打什么妄想,不太管它后面的这个字(指意业的“业”字),不知道随心所欲的妄想会有结果,这就是我们有情众生未来的果报的迷失的这种潜流。

减劫人的意识,我们的意业,我们的自我意识——善业——十分薄少。很多人可能不相信,但你可以自己作个记录,十分地薄,薄到什么程度呢?十分薄少。我们自己分析自己的概念,就在你自己的意识海中善念很少,所以说这是减劫的共业相。——不反复提示这个,我们就不好去修证它。——这是减劫的共业,主体反而是来自于意业善业的薄少,那就恶意炽盛,恶意炽盛就带来了减劫的事实在相续。现在我们的下堕的意识比较多一些,上升清泰的意识少,混浊、染著乃至说恶意、罪恶这样的念头就多、炽盛。这个炽盛在焚烧着我们的智慧,焚烧着我们的道德、依正二报。往往我们会认为他人不知,我们的意识就放任了,自己基本上是放任状态,那么到现前的业,意识养成了一种放任的业习,那放任的业习就会表现在我们现在的作为中——习气。

意业,虽然文字讲得也是不多,但这个分量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天亲菩萨作这个论的时代,人的意根还……。佛灭度九百年以后,无著天亲菩萨出世,象法时代,禅定坚固,人的意业还十分清净的,很容易得禅定,圣果大概有一半的可以证圣果,佛在世时基本上全部证圣果,不证圣果的十分稀少,修行。到我们末际,末法一万年,要按禅宗的记载现在是世尊取灭三千多年,那也就是末法,第一个五百岁已经过去了。末法之际第一个五百岁是斗诤坚固。我们斗诤坚固可能还跨个尾巴,但是愚痴业坚固,疑业坚固,就是无信的时代。——斗诤坚固我们是抓个尾巴,也有斗诤,大家说你不是佛教,他不是佛教;他是正法,他是正法;这个人说自己是正法,那个人说自己是正法;结果大家都不正,因为多于诤讼,出自于疑虑心重,还是疑业。

现在人不管什么问题,只要有一个答案出来,他就会这样说:“是吗?是这样吗?不对吧?”——我不知道会不会啊。大概(是这样)很自然的反应。若对别人说了什么,随喜、赞叹、信顺,那人不得了了,那人身上都放光了。为什么呢?这个时代,我们一定不要去责怪这个时代,但是我们要认识这个时代,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你要不认识这个时代,你就被这个时代所淹没;你认识这个时代,你就有站在这个时代顶峰的机会,超越这个时代的机遇。你认识它本身就是超越,不认识你就被它埋没。

“是吗?是吗?”人眼神中就闪烁着疑问,就是怀疑一切的时代,正向我们迈来,一步一步地走过来,这步子很沉重。因为我们做人一旦用怀疑的心理,做人也很沉重,但是怀疑的时代的步履,我们心声中已经听到了,“咚!咚!咚!”已经迈进了我们生活的空间。我们要超越这个时代,我们虽然是这个时代的人,但我们毕竟是学佛的人,学佛人就要站在这个时代的前端,或者说超越这个时代,或者说我们返回到佛陀的时代,或者说我们返回到弥陀的时代。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必要的,必要的来学佛、学法,不必要我们就被这个时代——“是吗?”淹没了。

很多人学佛本来还可以,但家里人一说这个一说那个不学了,对不起。为什么?你让我生疑了。很多年轻人、小伙子我都听过他们这么说:“师父我为什么在您那儿皈依?”我说:“我不知道,你皈依不皈依跟我啥关系。”他说:“就您这句话我皈依了。为啥呢?起码我不怀疑了,那些人到处拉徒弟,我怀疑他。”“你怀疑他啥呢?人家善心慈悲,引导你学佛,你怀疑他啥呢?”但他心中就会生起怀疑:嗯?这人怎么这样?会不会有什么陷阱?就是人的想法是对着的。这是很大的问题。

我们回头来看看第三门。我们又回顾一下,说了一下这个时代,意业的沉重与下滑,堕落。我们要了解这个时代,我们就可以跨越这个时代对我们的淹没。

入第三门者,以一心专念作愿生彼,修奢摩他寂静三昧行故,得入莲华藏世界。是名入第三门。

入第三门者。以一心专念作愿生彼。修奢摩他寂静三昧行故。

这“寂静三昧”谈到等持的法则了。这寂静三昧讲得十分简单,前面不是生不生的问题了,以专念生彼,心智寂静,这(指“专念生彼”)是做法,这(指“心智寂静”)是结果。

得入莲华藏世界。是名入第三门。

因为莲华藏世界可能在我们的意识海中有距离,我们先不管它。

以专念生彼,成就寂静三昧。这有“三昧行故”,以专念生彼,我把愿字抠了,为啥抠了呢?反而我提倡把念提出来了,这念就是愿之作用,这个愿是阿弥陀佛的愿力加持,令我们生起了往生之愿,使我们接受了随顺、信顺二忍,接受了弥陀的果地给予,性修二德在我们生命中有一个舒展,这个舒展就会产生这样一个念头——生彼之念,这“生彼”是抉择、安住。

为什么总是把它剖开讲呢?因为我们把文字一串到读,我们就会回到天亲菩萨的时代,或者说译经的时代,那么译经师的心理状态我们要了解他,那这个跨度比较大的,也就是象法时代,我们跨越过了。你要是用他的次序去理解,可能有难度,这难度是啥呢?就是时代的障碍。那我们能不能随文入观,回到那个时代呢?实际这就是我们作意的方便与不方便,我们能不能击破这个时代对我们产生的障碍?时空对我们产生的障碍?要能击破,那这个念就简单了,这念生那就决定生,没有什么,那么这寂静就会现前,这三昧行是故有的,又回到故有了。这个教法在“故”字上用得特别多,就是般舟三昧上讲的本净缘起,“知本净”、“了本无”,它跟其它教法总是不一样,讲讲讲讲就讲到这个“故”。实际叫我们没有这种我们这个时代自我的障碍,打破这个。我们就回到故有的,或者本净,通过专念彼愿,或者随顺彼愿,得生、抉择、安住,成就寂静三昧之行,与自性契。这个“故”啊,自性契,契合,它不离开这个东西。所有弥陀的教法引导、引导……一定引导到契合一切众生的平等法性,一定要契合这个,所谓的“修德彰显性德,性德安住于修德”这种不二的印契中,或者说运用在这种不二的契合中。

这是一个常规的次序教法,所以果地教果地教,以果显自性,性、修互佐互显,它离不开这个课题。以果显自性是这个教法很重要很重要的机制,所谓常规的教法因地渐次修持的必须,资粮、加行、见道、修证、息用等等的必须在这地方荡然一尽,缘起就是果地,以果显自性,令众生安住、抉择。性、修互为佐显,成熟众生,令我们来用本具的性德,还是又回到性德的作用上了,所以此处为究竟教法。所谓的了义教就是这么个了义:这个教言一举一定是彻底的,没有剩余,没有任何需要修补的亏欠,直指目的,究竟大用,这个一定要注意。

这个念门使我们跨越了修——时代、不修——时代,不管是正法象法末法时代。这果直显弥陀所成,连十劫都跨越了。这个教法若严格地说,所依本师皆称弥陀,不能称释迦的,但释迦所宣,弥陀亲证。实际这依止的教法的果是弥陀的果,释迦佛把它宣化出来,那就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东西,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产物。它舍弃九界的理念的主题,希望我们有一个对时代、时空、对世界等等我们已经形成的坚固的认知,让它没有立脚的地方。立脚了就圆成了,所以舍九界圆成九界是为方便。不管是舍也好,是圆成也好,它都是从果上讲的,果上所显示,舍九界与圆成九界是在果上的真实表现或者真实结果,所以非佛果不能舍九界,不能圆成九界,做不到。你就去审思。所以果地教的教法是十分纯正彻底的。因为我们平常学习所有的书本的教法内容都是有残留的东西的,有渐次的,所以这个地方怎么都要荡涤你渐次的心、不圆满的心,不管怎么个讲法。

【第四门】

我们今天要把第四门观察门,倒过来讲,来看它非佛果不能的结果。我们就直接来学习第四门。第四门是二十九种观察——十七种国土庄严、八种佛的功德、四种菩萨正修行。我们先从菩萨正修行来讲起,我们就比较容易反观。

云何观察?智慧观察。正念观彼,欲如实修行毗婆舍那故。彼观察有三种。何等三种?一者观察彼佛国土庄严功德,二者观察阿弥陀佛庄严功德,三者观察彼诸菩萨庄严功德。

 

云何观察菩萨庄严功德成就?观察菩萨庄严功德成就者,观彼菩萨有四种正修行功德成就,应知。

  何者为四?一者于一佛土身不动摇,而遍十方种种应化,如实修行,常作佛事。偈言“安乐国清净,常转无垢轮,化佛菩萨日,如须弥住持”故。开诸众生淤泥华故。

  二者彼应化身,一切时不前不后,一心一念,放大光明。悉能遍至十方世界,教化众生,种种方便,修行所作,灭除一切众生苦故。偈言“无垢庄严光,一念及一时,普照诸佛会,利益诸群生”故。

  三者彼于一切世界,无余照诸佛会大众,无余广大无量供养、恭敬、赞叹诸佛如来功德。偈言“雨天乐华衣,妙香等供养,赞诸佛功德,无有分别心”故。

  四者彼于十方一切世界无三宝处,住持庄严佛、法、僧宝功德大海,遍示令解如实修行。偈言“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故。

 

云何观察菩萨庄严功德成就?观察菩萨庄严功德成就者,观彼菩萨有四种正修行功德成就,应知。

正修行就是舍九界与圆成九界这种非佛果不能的地方,我们看一看,这我们倒着来讲,先以菩萨四种正修行来反观,观察门我们就反观前三门。

何者为四?一者于一佛土身不动摇,而遍十方种种应化,如实修行,常作佛事。偈言“安乐国清净,常转无垢轮,化佛菩萨日,如须弥住持”故。开诸众生淤泥华故。

这文字长,讲的是菩萨正修行,我们看“一者于一佛土身不动摇”,现在我们这也是一国土,我们娑婆世界是释迦文佛的国土,这个没问题的。“而遍十方种种应化”,你说我们能做得到吗?这个地方我们先不管做到做不到,先随文上我们去体验,在意识法界中去体会,意识法界实际是无碍法界,我们的意识打妄想也是无碍的,你想贪嗔痴慢疑一点障碍都没有,没有一点障碍,你想到哪儿贪嗔痴到哪儿贪嗔痴,想怎么贪嗔痴怎么贪嗔痴,没有人管得住,对吧?这意识法界是十分自由的。那我们正确地来引导这自由,就是正修行。每个人的意识法界,要是随顺佛陀的意识法界,我们就像佛陀一样圆满;我们随着平时自己的习惯、所执、种种造作,那就是我们自身现前的意识法界。

“而遍十方种种应化”,这个应化,我们凡夫的心怎么应化?在意业中或者说在观察门中,观察是以意识法界来作为随文的一个方便,就是随着文字来作意。“如实修行”,随着这种观察力在现实中体会种种应化,实际就是不舍一切烦恼。那么这跟第五门又联系上了,那我们实际舍不掉你的现行烦恼的,我们每个人的一个动念就是一个法界,就是一个很完整的法界,他就会到他那个独立的法界去作为。我们每一个人不知道每天要动多少个念头,所以在无尽的刹海中,就有无量个法界等待着我们,就是未来等待着我们。有时候我们的意识是可以自主的,有时候不可以自主。有时候你根本想象不到你的意念会做些什么,就像梦,很多人感觉到做的梦很奇特,永远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梦一样,就像梦一样。

它这个修行的方式,所谓的正修行还是离不开舍九界与圆成九界的果上的作为,离开这个,五念门中一步都迈不动,就是所有的修行你都没办法进行,不管是你的身业口业意业,当然这是智业,—-第四门是智业观察。

应化,千里江水千江月,印光法师讲人的业力如照镜一样,胡来胡现,汉来汉现,实际都是应化。若是我们依着阿弥陀佛的圆满功德来审视自己他人现缘中共业中的种种作为,所有的现缘都在应照之时、能照能知之时,就会化解,如幻不实。

最近一个北京的居士写了一本书,他就在观察门中功夫用的比较多,就是他们带来那本书,它主题用的就是观察门。观察能使我们现前的业在显现之时,这应就是显,显就是照,就能了解它如幻不实的无有自性的实质,它执著的力量就会散坏。因为我们是随顺着佛力佛果照耀着九界,所以称为圆舍圆成。九界都可以普照的,“于一世界身不动摇而遍十方”,这是真实说。因为什么呢?是以佛果、以果上的随顺心智来展示的。因为我们在第三门、第二门、第一门都在与阿弥陀佛的愿相应,与阿弥陀佛的回施相应,在随顺佛果的给予——圆满给予——的安住与性德的启用这种刹那的契合中,我们才能有正修行的智业。这个不可以以我们的妄想业习去分别了知,那要随顺妄想业习,我们的作为就变得十分遥远。

所以舍九界的同时就是圆成九界,就是所谓的“种种应化,如实修行”。这“实”是真如实际地理,究竟的修行,所以称为正修行。因为第四门反过来讲,看菩萨的行为,可以跟我们拉近距离,因为讲的是彼国菩萨们的作为。

二十九种庄严都是观察的彼国的庄严,这个彼国呢,我们会泛出来一个对立的量,什么对立的量呢?那我们没有往生啊,我们还在这个国家娑婆世界呀,所以我们第一门第二门第三门为了解决往生彼国,所以第一门我们看到“以弥陀故得生”。你没有生,你还是娑婆世界的人,那你就没有以弥陀。

 

入第一门者,以礼拜阿弥陀佛,为生彼国故,得生安乐世界。是名入第一门。

入第二门者,以赞叹阿弥陀佛,随顺名义称如来名,依如来光明智相修行故,得入大会众数。是名入第二门。

入第三门者,以一心专念作愿生彼,修奢摩他寂静三昧行故,得入莲华藏世界。是名入第三门。

 

那我们以彼光明得入,得入什么呢?莲华藏世界,入大会众数。大会众数就是消除我们在这个九界娑婆世界我们自我的纠缠,以佛力故,以佛果德圆满回施故,入无量光佛刹,无所对待,游化十方。——这游化还是以弥陀的愿力所成,光明所成,就是身业口业意业,以愿所成。

这步子走得很准确的,就是每一步不跨越,前面的三个我们就比较小心地一节课一节课的讲一点一点的,下去后你那个笔记要多去串习,不串习一跳到这个地方就出现空档,说“彼国菩萨?我们又没有往生,对不对?在娑婆世界。”我们又会返到娑婆世界来作怪,继续造作我们的习气、烦恼。

那么,“于一佛土身不动摇,而遍十方种种应化,如实修行,常作佛事。”最后这一句话就抉择了正修行的实际内容。要把它语言挑出来呢,就是“常作佛事”,如实修行就是常作佛事。第五门讲“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那就是作佛事的一个彻底的抉择,就是菩萨应行返向往生善巧,就是返一切无佛世界,示佛法如佛,利益有情。那么这四种菩萨的正修,实际是我们对前三门乃至观察门智慧门四门中总结性的使用与接受,实际我们等于实践这四门教法。

做佛事实际是身业,这四种正修行是希望我们实践身口意智,礼拜赞叹作愿观察这样的教法来实践返向往生的作为,这就是入第五门返向往生。我们在往生的道路上,在往生的修法上,我们认识往生,对往生的认知是说谁能往生极乐世界出离生死,但是说“返向”,不单是返向我们这个娑婆世界,是十方无尽刹土。

心力跟不上没问题,意识跟不上也没问题,慢慢来。因为要是还按照那个次序讲,就是上四节课讲,我们这一节课是没法讲的,因为这内容太多了,那二十九种观察我们讲了几十天,这一节课要讲完,量太大,我就反过来讲,能讲多少我们就讲多少。

返向往生于无佛国土,实际就是让我们的身业口业智业在正修行中来恰当地运用它,这就是非佛果所不能及。你不依佛果什么也做不来,所以这果地教啊,我们步步——身业口业意业智业——离不开佛果。

所以在第五门中讲“以本愿力故”,(注:出第五门者,以大慈悲,观察一切苦恼众生,示应化身,回入生死园烦恼林中,游戏神通,至教化地,以本愿力回向故。是名出第五门。)所有的作为没有离开这个。我们想在前四门中有一个遵循的主要轨迹,那就去随顺佛愿,观察佛愿,观察光明智相相应不相应,观察彼名义相应不相应,观察往生彼国的意是不是故有的,是不是究竟意乐,是不是真正已经抉择。这第一门第二门第三门一旦产生事实,这返向往生的作为在第四门菩萨四种正修行中就必然会展现出来。

所以偈言“安乐国清净,常转无垢轮,化佛菩萨日,如须弥住持”故。开诸众生淤泥华故。

我们在这世间能不能让众生,或者我们的业习烦恼一动,就像污泥中的莲花一样,不管是芬陀利花、曼陀罗花、什么花也好,不管是红、黄、白,开出来都是莲花,都是圣洁的莲花,因为啥呢?把它纯净的面孔表现出来了,无自性的本质展示出来,那我们常作佛事的根本依止,就是“以本愿力故”—-所有作为的主题一定是确定的。

就是第二门讲得比较简单了,与光明契不契,与光明相应不相应,与彼光明智相,与彼名义,——名义,四十八愿中大部分都是以名义而展示的:闻我名号,得二种忍,得总持,得三种忍,得不退转等等——这口业的作为是它很重要的一个突出的地方,虽然是念佛,但是没有离开他的本愿力。净土法门大家后期就多提名号,执持名号,就是依《阿弥陀经》持名多一些,所谓的万德洪名,古人说以名昭德,以德显心,以心致用。——这“用”就是返向往生,普利于十方。

第二门也是修证比较容易下手的一个角度,因为身业的礼拜,一般我们把礼拜当成身体的劳作,而不是喜悦的随顺,一种投奔的事实,一种归命的安住,所以第一门人往往反而就不去(涉足),我接触了很多念佛人,学过五念门的人,他不去涉足第一门,基本上都不涉足第一门。我问为什么呢?他说持名方便,“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很方便,礼拜的内容就感觉到惧怕,(因为)辛苦啊。那我们真正想随顺佛愿,我们真还是不能怕辛苦,因为舍弃我们自身的业习烦恼,舍弃九界的染著时,我们的举心动念你要舍,你养成一个舍的习惯,舍的时候就圆成它,自性就会显出来,佛的果地觉也会显出来,你舍九界与圆成九界是同时的功德。

这是往返往生的事实。这返向往生是我们主题的认知——我不为自求,我不为自己往生的事,只为众生往生方便,看怎么去思观了,乃至说为十方无尽刹土的众生怎么往生彼国成就菩提,根本不考虑自己。那你说“我不考虑自己会不会发慌呢?”我们没有舍九界的时候我们一定会考虑自己,舍九界则自他的安立都不成立了,唯显佛愿,愿力所成故,如实安住。

 

二者彼应化身,一切时不前不后,一心一念,放大光明。悉能遍至十方世界,教化众生,种种方便,修行所作,灭除一切众生苦故。偈言“无垢庄严光,一念及一时,普照诸佛会,利益诸群生”故。

 

我们看第二个的文字:

二者彼应化身,一切时不前不后,一心一念,放大光明。悉能遍至十方世界,教化众生,种种方便,修行所作,灭除一切众生苦故。

实际这里面是誓愿,我们要是把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一扯过来,这里面都是誓愿,没有其它的了。还是说的愿力所显,度尽十方刹土众生,愿力所显,后面所有的言说都展示了一个愿力。

昨天我提了我们平时念佛打坐要有个愿,没有愿你没办法修行,哪怕是念佛五分钟、十分钟,你都要有个愿。我养成一种习惯,我们来这个地方,大家礼敬啊,我就一定要作个什么愿。(大家)礼敬的时候,我是在作愿。作什么愿呢?多是这样的:“愿现前大众,于净土教法深入成就,即生得不退转。”大概这个比较多。有时候比较沉闷的时候,大家比较迷失的时候,像我到一些地方,人都学的那一种修法,你这样讲很容易翻车的,他就跟你对着干了。那怎么办呢?就祈祷现前大众能随顺佛教,入佛智海,舍离诸妄想心智。舍离这个心智,来作个祈祷,然后再讲,基本上效果不会出问题。但要是哪一天忘记了这个愿去讲了,出事了,一定出事了,为什么呢?讲着讲着你没有愿在引导着你的去向,大家一乱,你也就乱。有过的,十分少,但是有过,十分少十分少。因为你讲这个讲得久了就知道干什么必须得作个愿。那吃饭我们念供养,过去有如理审观等等,这都是作个愿。我每天上早晚殿,上早殿去做功课,我一定要作个愿的。

我们说“愿要圆满,作为要点滴做起”。那个时候,你的愿,就是在你可以守护誓愿的时候,一点一滴,做得久了,每节课你都不空过。你这功课不空过,你慢慢地在日事中不空过。就在一天中,你起床了作一个愿,就像我们的“一念法”一样,实际就是我以前作的一个愿,起来了:“阿弥陀佛啊,佛啊,菩萨们啊,我起床了,从无明睡中醒过来了,我要把过去现在未来所有的业—-身口意三业——无余供养给弥陀,你们给我作证,让这业融入弥陀智愿海,再也不退转了。”今天就高兴了,这一天就很快乐。有人找你麻烦了,你说你啥都供养给阿弥陀佛了,他找你啥麻烦呢,他不找你麻烦了,他找麻烦的麻烦,跟你啥关系啊?就笑笑,有时候会笑一笑。但要是不作这个意呢,啪,一碰到违缘,就跟人干上了,“你咋的?谁怕谁?你烦恼谁不会烦恼啊?谁还比你缺点啥?都是烦恼众生嘛。”但是作愿习惯了就不一样了。他们经常这样说:师父你天天喜呵呵的。我说也不是,有时候忘了也不喜呵呵的。一忘了这一天就没有前导了,走着走着,碰到半路上的风景就迷失在里面了,就开始烦恼了。但你要是已经作了这个愿,这一路风景都跟你没关系,你看看走过去了,看看走过去了……别人拉也拉不住你了,“不不不!前面有个事。”“啥事啊?我已经把它供养给阿弥陀佛了”。这一念门很长时间我不敢讲,很多年不敢讲,因为怕人耻笑我,说这么小的事情你怎么能这样做?修行怎么能这样做呢?这太偷懒了。你看人家一天二十四小时很少休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不吃不睡的。你打个招呼就结束了,你太过分了。但我想一想,看一看,那些念佛人脸上写着“苦啊”、“烦啊”、“迷茫啊”,想想算了,供养给大家吧,虽然不是太好的方法,但是很实用,因为它让我们能守护得到能做得到,就是圆满的愿这一点点,真是很欢喜啊!

有时候隔几天没有这样发愿,但我一想昨天前天我还想着把一切无余供养,现在怎么又拿回来了?算了,给你了,给你了,不要了,何必呢?纠缠就是又索取回来了,把东西给别人又索取,多无聊啊,况且还是给阿弥陀佛了。你索取的对象有问题,你要见阿弥陀佛才能要回来,这麻烦不麻烦?有时候几天反过来想想“今天惹这麻烦惹得不对头”,因为啥呢?又把业要回来了,不管是身业口业意业。

这一念法脱胎于四种正修行,你看一看那文字内容,不过我变了个说法,都是以愿。我们这念佛法门中,佛愿与己愿,愿愿是圆满相应的,那你的心智中无所亏欠,意业圆满故,意乐成就;意乐成就故,那你无染著于世间;无染著世间故,那你现行得解脱。在现行中得解脱,什么现行呢?什么现行什么解脱,所以自显自解脱。所以以佛愿力故,接受佛的果德故,心性相应故,所以一切业自显自解脱。

弟子:师父,极乐是为弥陀果德所显,为释迦世尊所宣,但如果我们用释迦世尊的教法去体会去修证的话,就无法体会到真正的弥陀的教法?

师父:有两个门:要门、弘愿门,古来以久有这个,这是善导大师判的,要门释迦所宣,弘愿门是阿弥陀佛所宣,因为弘愿是阿弥陀佛的愿。

弟子:所以我们用释迦教法去修证的话,讲的根本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事情?

师父:你要是用要门修持,现在大家传播的是要门的修持,要门的修持大家接受。

弟子:我们随顺的话,没有办法去体会这种真正的随顺是什么感觉,但是做着做着就变成要门,就还是在——

师父:所以愿力——自愿与佛愿——一定要愿愿相契。你看后面这四个正修行都是愿,我们发愿。你读第一个:一者于一佛土身不动摇,而遍十方种种应化,如实修行,常作佛事。偈言“安乐国清净,常转无垢轮,化佛菩萨日,如须弥住持”故。实际这是愿,虽然是偈赞彼国的,但这是愿。愿就是意愿,意识法界的一种随顺。你什么随顺啊?你能用什么来呢?只能用这个(意识法界)随顺。你啥随顺啊?所以我们念门念门特别强调的就是念,意念,就训练你的意识的,后五种门不要你这个意识了,不许你这个了。这就是所谓的“心作心是”的作为,我们讲过的,实际这心作心是就是愿啊,菩萨,没有愿你怎么心作呢?所以佛他展示他的愿望的时候,是让我们去学习他的愿望,随顺他的愿望,接受他的愿望,实践他的愿望。

弟子:愿也就是事实?

师父:事实。你现在的愿望不是事实吗?你看,你说“我们到十几号舍戒”,那你们把衣服都脱下来了。你说“我要到某某地方去”,条件具足了你就到某个地方去了。你说“我要干什么坏事。”就干什么坏事;“我要干什么好事”,就干什么好事。这都是作意所使嘛,这世间是这样的,在无尽的世间也是这样。你说我现在只能想象,我做不到,可以的,能想象就很好了,为什么呢?想一次二次三次四次五次六次……作愿成就了。

我们不怕,因为我们作的愿是圆满的,没有遗憾,所以经常回入圆满心智而显自性。

弟子:随顺也就是随顺佛的愿,然后自己意识调整成跟佛的愿一样?

师父:你肯定自然会调整,校正出来。你看世间人攀比:那人买一台宝马车,多少钱,我想办法挣这个钱。他就有这愿望了,他就去作为,买一台车子。有的人辛苦有的人不辛苦,辛苦不辛苦他都要买这台车子,因为他有对照的东西。要没有弥陀这愿,我们对照啥呢?我们胡思乱想,满脑子胡思乱想,意识法界就飞,弥漫在这个世间,人的那个眼睛看着就无神。问“你的眼睛写的啥?”“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在想啥。”你不相信?问问,没有几个人知道自己在想啥。“你要干啥?”“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啥。”这叫浑浑噩噩,不清晰。

休息十分钟。

听懂听不懂都没关系,放放松,不要当真,一当真就累了

沙弥:师父,弥陀因愿而达成事实,我们学习发愿,也会因愿而达成事实?

师父:这必然的,因为在我们这个法界中,意识是一切生命作为的前导,谁也逃不掉。

沙弥:那我们现在学观察门就是学习发愿呢?

师父:对,你不断的智慧观察,智慧抉择。彼二十九种观察造成了我们对身业口业意业的作为的抉择。

沙弥:我们的意识和愿相应的时候,就……

师父:是啊,本身第一门第二门第三门你要是做过了你再要观察很简单的,因为你的意业你知道是作为而成了,而不是业力蒙蔽而成。角度不一样。

沙弥:早上起来发个愿,睡前是不是也可以发个愿?

师父:都可以,每一个事前都可以发愿。过去人的作为中,他们的人生充满得很。你看世尊的一生的记载中,每日他做每个事之前都要思考观察,然后他说我当如是作为,实际就是愿望。我当如是告诸比丘,我当如是制戒。他都事先观察好了去做。

沙弥:净行品当愿众生……

师父:净行品也是愿,利生之愿,是文殊菩萨所行的愿,十大愿,种种愿不一样,但它根本是一样的——要知道我们意识的作用。我们平时散乱,飘忽不定,没有归趣,在法界中到处游逛,没有力量,没有愿力,所以你一心专念,就会成就寂静安住,能止九界过失,能圆成九界,那就是个力量了,我们训练这个力量,也可能我们力量开始很薄少,慢慢成为事实了,这个不需要着急,但你认准了,就没问题了。

我们做一念都应该很满意,为啥呢?我们无量劫以来这一念都没有做过。若做两念,也应该很满意,从容不迫地去修行去实践,而不去着急,着急就会起副作用,着急,急于功利那就堕到世俗的得失上去了,所以修行是个从容的事,是个真实事,是个平等事。很多人急于功利修行后面反扑回来就叫做进一退九那个说法。

弟子:师父,我们那个“尼日用切要”也是每个事应该怎样……

师父:是,当愿众生如何,然后念个真言。实际大乘修法中,愿就是前导,那净土这个愿和其他的愿不一样就是愿愿究竟。你要是把这些愿读惯了,用惯了,你感觉很快乐,你的意识很快乐,那带着你的生命也很快乐,你说话也就很快乐,你的思维也就很快乐,因为愿海与智海相连,与悲海相连。

沙弥:发了愿念佛就很舒服……

师父:很直接,明亮。

沙弥:行愿,愿行

师父:对,很重要。

沙弥:怪不得密宗都是开始发愿,最后回向。

师父:你说我们哪个不是发愿回向?实际我们所有的修法都没有离开这个。只是我们会忽略它,我们会小看这个东西,这么平常的事——完了。你看我们晚课《普贤行愿品》上“所有十方世界中,三世一切人师子,我以清净身语意,一切遍礼尽无余……”都是愿望,没有啥。里面都是愿,教我们发愿,引导我们的心智。

实际平时我们的心愿、心量不够集中、不够明确、不足以把持,就会散坏,我们现前的每一个事情总在散坏中,做一个事散坏了,做一个事散坏了……你没有那种积功累德的感知,你没有日日增上的充实,你没有圆成的安住,总是留有遗憾。所以我们天天用遗憾的心去索取,去惩罚自己,总是给自己打上一个记号:“穷人”,中国人很穷、很贫。

因为这是补课,你们不要当真,不要太紧张,太紧张了就给自己压力了。

我们把菩萨第三种正修行念一遍,第二个的偈子还没念——

偈言“无垢庄严光,一念及一时,普照诸佛会,利益诸群生”故。

三者彼于一切世界,无余照诸佛会大众,无余广大无量供养、恭敬、赞叹诸佛如来功德。偈言“雨天乐华衣,妙香等供养,赞诸佛功德,无有分别心”故。

你就读这四个偈子,全部都是愿,正修行为什么用愿望来表达正修行呢?所以称为念门。我们一定不要忽略了念门这个名字,这是智念门,正念、智念,正念观察,智慧观彼,这是念门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以愿来做念门步入随顺的一个方便。所以以愿力故,成就念门。没有一个离开愿力的,这是特征性的。

我们平时修法,你看早晨上课,你说“再睡五分钟吧”,这就是你的愿。好了,你起来了,上课了,念念就烦了,“我在这儿干啥呢,不如再睡会儿吧。”一看,别人都在念,自己就偷着睡了。这都是愿,但这愿很散,没有次序,没有作用力,甚至你会后悔,甚至会烦恼。但你要说:“我今天早晨的课要祈祷十方诸佛菩萨,加持现前大众乃至无量众生,使大家脱离苦海成就道业。”然后你念,那不一样了,“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 南无阿耶……”(师父大声唱念)你就有力量了,有动力了,由愿所驱使的嘛。但你眼一揉,“哎呀,昨天晚上我少睡了一个小时,我再睡一会儿吧。”你念着念着就睡着了,这一节课混过去了,但别人说“这家伙,人家上课他睡觉。”混过去也没有混个啥名堂。实际我们大部分时间就是在这种无记业习、业力的淹没下一天天就混过去了。我们通过这个学习,要提高自己做事的清晰度、抉择能力。

所以念门,我们要常有正念,做每个事之前可以用一分钟、半分钟去作个愿,尝试尝试。我们哪天说可以守护的愿——不能守护不要去立愿——你能守护得住的,就是你能做得到的,当然是圆满的,哪怕是不长也要圆满的愿,不圆满的愿不发,不圆满的愿划不来,后面还要补充它,还要修补。所以愿要圆满,但立的愿可以在一个短时间里可以守护的,在很短时间内做一做,去体验一下。所以可以在很多事之前做一个简短的愿望去体验,那个愿不见得要把自己夸耀得不得了,认为这一下要怎么样了,但是愿要圆满,作为要短小得很,短小得很。

弟子:师父,愿怎么才算圆满?

师父:以佛愿,以性,随顺佛愿就圆满,我们自己想象很难想圆满,你看这菩萨四种正修行的愿都是圆满的,都是“十方世界”、“无余”、“于一切世界种种应化”,“不前不后”,“于十方世界无三宝处”怎么住持,你看这第四愿:“四者彼于十方一切世界无三宝处。住持庄严佛法僧宝功德大海。遍示令解如实修行。偈言: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皆愿往生。示佛法如佛故。”所有的愿都是圆满的。

弟子:就是不管大愿小愿,都是——

师父:必须得圆满,不圆满不要发,不圆满你后面修补它多困难。你做一个陶瓷盆子,你建一半,说后面我再补,你就一次烧成它。

弟子:不管小的大的都要——

师父:要圆满,一次完成,不再修补,这样我们可能慢慢养成习惯了,以佛愿为己愿,顺性立愿等等的这种习惯,那我们就有正念了,正修行的正念,就有智慧观察的能力了,智慧观察一定是顺性观察的,顺佛愿观察的,顺我们究竟意乐来观察的,这不断地要去观察的。

这菩萨四种正修行常读一读,比较直接。这几个偈子也很短啊。

“安乐国清净,常转无垢轮,化佛菩萨日,如须弥住持”。

“无垢庄严光,一念及一时,普照诸佛会,利益诸群生”。

“雨天乐华衣,妙香等供养,赞佛诸功德,无有分别心”。

“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皆愿往生,示佛法如佛”。

共十六句偈子。

 

弟子:就像我们有两张小卡片,上面有洗手、刷牙、走路啊,那也是圆满的愿?

师父:那不见得是圆满的愿,那是制行,称为净行,是利生行、利世行,称为利他行,不见得圆满。文殊菩萨的净行品中利他方便,多是选用那个地方,但是跟弥陀这个教法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因为这个教法都是利益一切众生,它不是利某一个众生,那个也是说“当愿众生……”,但是这个地方突出得很,就是十方刹土、十方世界、无余供养,都是普供养的东西,那个是利益众生的,这个不光是利益众生的,乃至十方刹土中的佛菩萨,你看“普照诸佛会,利益诸群生”、照佛会,利益群生,“化佛菩萨日,如须弥住持”,实际这气势是很大的。

弟子:就是整个九界啊。

师父:对,舍九界圆九界都在这个地方作用的。这四种菩萨正修行我们下去了可以去读一读念一念,自己要去念的,要不然我们这本一合,就还给书本了。

弟子:就是这里面每一句话的含义我们还是理解得不够透。

师父:也不是,有些东西可以不用理解的方法去做,随顺,我就随顺文字去体验、去观察、感知。我不用加我理解的意思,理解的意思是个加法,加法就是包装的意思,我们的理解都是加法呀,就是你一理解,你包装一个东西,不见得是那玩意儿,那内容可能变质了。

弟子:师父,您讲的观察就是去感知里边的——

师父:随文入观也好,随愿入观也好,随顺,或者说用无意识的状态去感知它,去随着它的文字观察,不要加自己的意识,不要注解。

弟子:这就是一种观察吗?

师父:对,平等观察。不以爱憎分辨取舍,是以平等随顺。

弟子:这就是需要不断持续地去念去读啊?

师父:对,做得久了。这个《往生论》,我在无意识的记忆中用了七年,就是没有专门去记,但七年基本上没有断过,每天脑袋瓜子像过电一样的,就是“世尊我一心,归命尽十方,无碍光如来,愿生安乐国。我依修多罗,真实功德相,说愿偈总持,与佛教相应。观彼世界相,胜过三界道,究竟如虚空,广大无边际。正道大慈悲,出世善根生,净光明满足,如镜日月轮。……”它无意识就会这样,天天这样,不是背书,一静下来就会这样。有时候它会摘一段,某一句,它就会那样子。

弟子:久而久之形成习惯了。

师父:养成习惯了,你一思维就离不开它了。三种清净心,别人不这样说,别人一说“清净心”,你说:“清净心有三种。”别人说“菩提心”,你说:“菩提心有三种。”别人说:“这个人做得很自私。”你说:“有三种违菩提心。”它就随之会来了。“怎么趣入?”“有五门方便,身口意智方便智,礼拜赞叹作愿观察回向”,太熟悉了,天天就是这样,你也不用去管它,它就这样子,每天就这样子,年复一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这样子。

弟子:功夫就出来了。

师父:我不知道是不是功夫。

就是这个《往生论》的本本,我拿着是假的,实际心里比它还纯熟。

它是什么呢?喜欢,你喜欢就忘不掉了,我看了一遍,把本一合就开始给他们去讲了。他问:“谁写的?”我说:“不知道,内容我可以跟你们说,作者不知道。”把作者给忘了,但内容我给人讲没问题。

所以象现在那些大法师一讲“一句佛号念到底”,你也说念到底!念的怎么样?很烦恼,没有信心,没把握。“你有把握吗?”“还可以吧。”“真的吗?”想想也不行,为啥呢?口号下面的东西……他一喊口号,你说:“你当以五门修持,必得方便,究竟安住。”你一说“清净心”,有人说“清净心念佛”,“当以三种清净心念佛,(菩萨远离如是三种菩提门相违法,得三种随顺菩提门法满足故。何等三种?一者无染清净心,以不为自身求诸乐故。二者安清净心,以拔一切众生苦故。三者乐清净心,以令一切众生得大菩提故,以摄取众生生彼国土故。是名三种随顺菩提门法满足,应知。)

无染清净心,本自清净故,顺本心清净,念佛得安乐。无染清净心,此是智慧门,得以意乐方便。”啊,原来无染清净心是意乐的方便。

第二个清净“安清净”,心智归依极乐,无所取代,就是不再反悔了,不再折腾了,如实安住,这是清净心啊。

“乐清净心,令一切众生毕竟往生彼国,一切众生毕竟往生故,得大安乐,得大喜悦。”这也是清净心,所以看到别人都能往生,“你能往生!”“你能往生!”这就叫做清净心。“这个人不能往生!”“那个人怎么能往生呢?持戒犯戒。”“那个人不行,看看长得那样子长得不对头!”那完了,这就是污染心,污染的业缘,而没有随顺佛的愿力清净回施。

他一讲你就知道,这《往生论》里面有对照啊。听人一讲,就知道这个人讲非法,你可以不批评他,但你知道他在讲非法的内容。文字可简单了,准确。别人说“明心见性”,你马上就想到这个心了——佛说心不可自见,以愿标心,知愿故知心,知愿故知心之妙用,——知道了,它糊弄不了你,为啥呢?你知道这里面的内容了。

弟子:五念门是不是好比一套组合件,从不同角度让人跟弥陀的心念相应?

师父:五念门——身业、口业、意业、智业、方便智业——实际每个门是相互交织的,就像这房间的灯一样,每个灯都在放光,但它们相互都是照射着的,光是交融在一起的,很难决定隔裂说,很难。但你为了次序,为了大家好碰触,为了某些角度的方便,说身业、口业、意业、智业、方便智业,说礼拜、赞叹、作愿、观察、回向。你一对称就知道了,身业、口业、意业、智业、方便智业,礼拜——身业,赞叹——口业,作愿——意业……你就知道你的意业应该干啥——作愿;身业干啥,你知道;口业干啥,你知道。

弟子:第一门像拜佛的时候,实际身口意三业都到了。

师父:对。实际是,按照第一门,你看你的记录是有的,实际我们礼拜阿弥陀佛是以我们本净与弥陀的愿力、光芒回施唤醒了我们本净心的成熟,性修二法具足了,我们再礼赞、归命、表达、随顺、赞美一样的东西,所以这里面有赞美、有智业、也有口业,与光明相应,但是身业所表,所以身业所表,表其它四门,那其它四门也都表其它四门,门门互入是真实不虚的。

这一次先结个缘,主要是我们下去要真正实践。这是结缘的,讲肯定是跟大家结缘的。我这讲的文字虽然不多,四节课,你知道这量还真不小,够你实践一阵子的。因为第五门你们听了嘛,对不对?你们出家的时候讲第五门。

弟子:这四节课是浓缩。

师父:也不见得浓缩,就是提示提示,你们有这个愿望说我们来了给我们补补课,有这么个愿望,要没这愿望也补不来。大家都很忙,你们干活也很辛苦,应该睡会儿觉的,结果给你们还补课来了。

作愿,昨天那本书我看得就剩几页了,看到快天亮的时候,我说不行我得睡一会儿,还有一个小时要上殿了,实际到点起来,我说睡觉时作个愿,啥愿呢?五点准时起床,因为五点钟要上殿嘛。五点钟你们一唱颂“妙湛——”我就起来了。作愿很准确的,要不然一个小时不够睡啊,怎么也得补补觉。我白天补不成觉,白天没有时间,大家不给我时间补觉。

弟子: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

师父:睡觉就安乐了?睡觉并不见得是真安乐。

就是这个课程希望大家呢,实际真正的功课是自己要用功,自己要作愿,自己要去身体力行。还是这么说,我们可以守护的,做得到的,愿一定要圆满,但是做得到一点一滴,一个事上做得到的,在这个地方一定要认真,某一个事上认认真真地。动了一个嗔念,去观察观察,为什么生嗔念呢?嗔念的缘起是什么呢?去观察,我这一念嗔念使我觉悟了,我应该感激它。结果下回它再嗔念它就不敢来了,嗔念说:“我一来他就感激我。”你不相信吗?你什么都可以去实践的,你实践惯了你一观察,“你没有自性”,它啪就倒了。很顽固的业习,你一观察它没有自性,它没有根,用阿弥陀佛的无碍光一照,它啪就摔倒了,爬都爬不起来。但我们真得认真去实践,就是我们身上都很多烦恼,很多习气,但这都是我们觉悟的资粮。所以贪嗔痴慢疑是一切佛菩萨的良师益导,就是觉悟者的良师益导。我们一身贪嗔痴慢疑,这回不怕它了,为啥呢?都是良师益导了,就是化敌为友了,化贪嗔痴慢疑为觉悟的资粮,为成就道业的根本作为——佛法就对付你的,就解决你的,要不然把佛法搞得苍白无力。

弟子:师父,我有个问题,比如我打一个妄想,或者我想做一个事情,我观察到这想法是没有自性的,但是好像我又非得去做这件事情,在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

师父:没有自性,你看啊,好比你吃饭没有自性你还得吃饭,对不对?你睡觉没有自性你还得睡觉,对不对?但你观察到吃饭没有自性,睡觉没有自性,你已经觉悟了,对不对?

弟子:那么本身这就可以了?

师父:什么叫可以了?你观察到它的自性不就是觉悟了嘛,啥叫可以了?

弟子:这个行动、这个过程……

师父:这个过程不是觉悟的过程吗?!

我们吃饭贪图味道了,下一次不对胃口就发脾气了,像我经常吃饭发脾气,但我一吃饭我就感觉到好机会来了,因为我快发脾气了,那我就开始觉悟它了:你啥玩意儿,又开始发脾气了。

有的人挑吃,有的人挑穿,有的人挑玩,啥人都有,但是那都是你觉悟的最好的机会。

 

弟子:师父,念佛、礼佛的时候我这样作愿可不可以:无量智慧、无量寿、无量光……,还有佛的名号……

师父:你要说啥?

弟子:就是念佛的时候心里念道“无量光佛、无量寿佛”这样可不可以?

师父:可以。你看那老菩萨那写得很好,他用四十八愿拜的。往生礼赞你们拜过没有?

那个拜拜也是挺好的。他们下面恒阳安特别喜欢拜这个,他们喊。

学佛要有它的乐的东西,要有放松的东西,要有超越的东西。

弟子:师父带我们来个无量乐吧。

师父:主要是时间,一分一秒很——

(师父提示往生礼赞的唱颂法无量乐!散花乐!往生乐!往生乐!)

 

弟子:师父,每一种法是不是一定要等机缘成熟您才讲?

师父:不成熟讲了没有用,就是对牛弹琴了。

弟子:过去念佛我感觉很累,就是一心不乱、一心不乱……想着这个问题,很累,纠结在这个问题。

师父:你的愿望是一心不乱,又不知道啥叫一心不乱。那叫矛盾不乱,矛盾不乱。

弟子:现在听这个法则改了,圆融了。

师父:不是圆融,这是传承来的,不是我们搞出来的东西。它那个是搞出来的。

弟子:您是观察机缘可以了才开示,是不是?

师父:这讲了好多年了,从九五年、九六年就开始讲了,一直讲到现在,没有断过,很多年了,出了多少东西,他们早期还整理了资料。

弟子:那时候讲的好像跟现在师父讲的还是有差异。

师父:那时候人根本都不接受这个东西,大家都是要苦行,持戒,做好人,才能往生,这是前提,全部都是这个前提,你不敢乱讲,很小心,先赞美大家:大家有大福报,念阿弥陀佛,然后才说不过净土有个传承,三经一论,一论是对法的宣化,我们来了解了解。只能这么讲。

弟子:现在就细腻多了,深入多了。

师父:那个时候细你也细不下去,大家听不进去。我到天津,人家大居士直接上来了,啪!登着我的桌子:你什么时候写的《往生论》?我说:老菩萨,对不起对不起。他说:你还说话呢!什么时候写的?(众笑)不听,大家都是要一心不乱,要做好人,才往生。一心不乱是我们中国念佛的标准,谁做不到这个标准谁都不能往生,这是铁门槛。再一个就是临终问题,“临终你有把握吗?”“没有把握。”因为啥呢?他现在没法把握。都是这两个问题:一心不乱,临终往生。那时候你敢讲这?你敢讲“身业礼拜阿弥陀如来应正遍知,为生彼国意故,你即下就能往生,你知道吗?怎么往生呢?安住彼国心不动摇”他根本不允许你说:“你现在往生,黄金为地!黄金为地!”你怎么讲呢?你没法讲。他的意识纠结在那一套路上,大家都这么讲,一个菩萨、二个三个四个五个都这么讲,人家讲的都是事实。你躲在后面说:他们讲的有点问题吧,你也不敢大声说,大声把你盖了,乱砖把你盖了!拍你,真拍你,我以前被人撵着拍啊,批我的那书写得这么厚,我那个资料我不知道还留着没有,在全国发行,批判我,三十多个罪状,就我讲这个。

弟子:很大的业力压力。

师父:不是压力。你敢反对善人往生?我说我没有反对呀。你敢改经典?我没有改经典啊。我说念阿弥陀佛执持名号,经典上那样写着呢,怎么说我改经典。你压力很大的,因为你不随顺大家的说法,你一定出问题了。

我那时在海城的时候,比丘尼和居士直接冲过来了,说:“住嘴,你跟某某法师讲的不一样。”我说:“我不是那个法师嘛。”“那不行,你闭嘴!不准讲!”

弟子:这就要应机了?

师父:不是应机,历代就这么传下来的东西,我们何必搞呢?搞名堂干啥呢?

弟子:这本《往生论》为什么一直这么埋没了?

师父:历代祖师都在学,只是大家不太重视传播,这可真不知道为什么。三经一论谁都知道,不是不知道啊,但是一论是啥没有人知道啊。我查了很多资料,就是民国再往前查,吴立民老师与顾净缘,他就是讲了一点点,一句话,好比说“有一种修法五念门,身业礼拜,口业赞叹……完了”。我也查资料啊,不是不查,找不到,没有对应的东西,推推,推到昙鸾法师那儿,再也没有资料了,没人讲,古来以久就这一个孤本――昙鸾法师讲的《往生论注》,再也没有了,再也没有解释了,绝版,古来以久这就是净土修行的唯一论,论就是法,三经五经唯一论,但这一论没人管。

弟子:这就是纯粹的宝藏让您开发了?

师父:不是我开发,这纯粹的宝藏让我富有了,我没开发——你把我当成煤矿老板了。(众笑)

到点了。

众: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