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相法师

观心是诸佛之本,离相是成佛之本。自学是没有围墙的大学,成功的道路是由目标铺成的。

 
 
 

日志

 
 
关于我

小合作要放下自我,彼此尊重, 大合作要放下利益,彼此平衡, 一辈子的合作要放下性格,彼此成就。 一味索取,不懂付出, 或一味任性,不知让步, 到最后必然输得精光。 共同成长,才是生存之道。 工作如此,婚姻如此,友谊如此, 事业亦如此!

网易考拉推荐

月溪禅师问答录(4)  

2015-05-07 22:01:51|  分类: 佛法问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溪禅师问答录(4

问:上次法师开示之语,弟子大旨尚能领会,但弟子于本来面目及“谁”字话头,

  尤无下手处,惟“万物归一,一归何处”,据弟子所见,万物皆是六根六

  尘六识,一即是根本无明,如此用心,似乎有个入处,特不知合乎禅宗参究

  功夫否?

答:万法归一,一归何处,是指自性能生万法,遍满虚空,非指六根六尘。根本

  无明、六根六尘是妄念,不是万法;是万念归一念,用此一念,向根本无

  明用心参究,根本无明是空洞黑暗,从这里打破,能生万法的自性,就会发

  生出来了。照上所问,用功的路子,是不错,万法妄念不合,妄念是从见闻

  觉知生,万法是从自性生;“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者,是指见闻觉知之认

  识;自性能生万法,是遍满虚空,包罗万象。

    南京圣清法师

问:有一僧人说:出家人在古时根基利,在今时根基钝,古人修难修的法门,今

  人只宜修易修的法门,如我解释,此是自打退堂鼓的话;出家应修难修的法

  门,身既出家荷担如来大法,难修的法门不修,莫非留与在家人修;古人根

  利,今人根钝,今人会作飞机电灯,古人不会,根基利钝,古今皆然;佛说

  汝等如病人,我如医师,将药方开示,汝若不吃,非医之过,如指路人,将

  路途指示,不行,非指之过。是否?

答:不错。

    上海觉根法师

问:法师所讲真妄偈,真法性本净,妄念何由起?从真有妄生,此妄何所止?无

  初即无末,有终应有始,无始而无终,常怀懵兹理,是谁说的?

答:是唐朝复礼法师说的,法师是明心见性的人,从自性中流露出来,大慈大悲,

  说此偈,在当时有根多的人,依此修行,皆明心见性,如我记得的,有一

  禅师,叫乌巢道林禅师,就是现在西湖边凤林寺的开山祖师,也是依真妄偈

  修行悟道的。

    上海陈宝宾

问:为什么和尚不结婚?是否佛教一切人都出家?

答:和尚不结婚,是因结婚以后有子女的累赘,为家务事缠缚,不能何担如来大

  法,到处宏扬佛法,普渡众生;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佛是教一切众生

  明白本有佛性,不受生死轮回的痛苦,不是教一切人都出家。

问:研穷法理,以悟为则,照我解释,一切宗教哲学都是有穷有尽的,惟有佛说

  法,佛性是无穷无尽的;我们研究佛理,为解悟,照着去修,见性之后,为

  证悟。是否?

答:是。

问:一切众生,能否在世间证得佛法?世间指娑婆世界。

答:一些古人,今生修行不悟,发愿来生生娑婆世界,因娑婆世界太苦,故定生

  此娑婆世界明心见性,普渡众生,因生他方世界太乐,假如在他方世界明心

  见性,证常寂光净土,不受后有,就不能在娑婆世界度众生;如释迦佛,三

  十岁见性,四十九年说法,八十岁时肉体一坏,在常寂光净土不受后有,就

  不能说法,信佛者还有经典在;如千百祖师证道后,肉身说法些年,肉

  身一坏,在常寂光净土中不受后有,就不能说法,幸有其语录在;故华严经

  云:“佛身充满于法界”,法界者,指遍满虚空、无所不在而言也,又云:

  “普现一切众生前,随缘赴感靡不周,而常处此菩提座”,佛身者,指法身

  言,非指肉身、西方阿弥陀佛报身、东方药师佛报身而言,法身诸佛是一样

  的,肉身报身是两样的;这个娑婆中众生只要修行,迟早总要证得佛性的。

问:设使一切众生都信佛法,行三皈五戒,进而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

  夷,在此情况下,再一世纪后,一切众生是否灭绝?因有人来问,不能答,

  故请问。

答:这个世界本是成住坏空、轮回着的。在世界未成以前世界乃空,而业识已有,

  所谓业识,乃一切众生共业之通称,在此业识内,佛性、无始无明、见闻

  觉知之性、六根、六尘等,均已共在,佛性、无始无明乃是人人一样的,见

  闻觉知以下是人人不一样的,由此一样的及不一样的共业,感成此宇宙山河

  万物,并感生而出六道(天、人、地狱、畜生、鬼、阿修罗)之轮回。一切

  六道众生,既皆有佛性,则六道中度脱一众生,即佛道中多一圆觉者,如斯

  一切众生皆尽,佛海大圆觉中无尽也。若照来问,只就人类众生而言,则人

  类中度去一人,他道众生仍不时投生人类,非俟六道净尽,人类不尽也;

  若就国族讲,若此一国人度去若干,他国人及他道众生均可来此投生,亦

  无一国一族单就灭绝人类,或减少人类之事;若因受戒、断淫欲而绝人类,

  殊不知只比丘、比丘尼断淫,至于优婆塞、优婆夷,则只断邪淫,并不断正

  淫也;且断欲出家,亦是听个人自愿,非勉强一切人为之,佛未曾教一切人

  出家,只教一切人修见佛性,如维摩诘居士、傅大士、庞居士等,悟道的居

  士,皆有妻子,华严经云:“众生种种心性、种种知见、种种执着”,故若

  要一切人皆断欲出家,实不可行,又华严经云:“以大悲故处在家属,以大

  慈故随顺妻子,于菩萨净道无所障碍”,又照六道来讲,因业识个个不同,

  故所感自然不同,一母所生五子,父精母血虽同,而五人个性不同,非能用

  勉强方法使之同也,佛法乃慢慢的用种种方法来度脱之,非必皆强使断欲出

  家也。

问:佛法与世间法,是二是一?抑可以并行?

答:是一,世间法即是佛法,佛法即是世间法,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自性

  遍满世间,出世而言,菩提心为本,大悲心为用,至于不故杀、不邪淫、不

  妄语、不饮酒、不偷盗,五戒等,都是佛法也是世法。

    北京牵广权

问:一人说:一念未动前,是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若能悟得,但要除却烦恼妄

  想,然后方能证得;照我解说,父母未生以前是中阴身,不是本来面目,一

  念未起前是无始无明,非本来面目;烦恼妄想从外来,何干汝事?烦恼妄想

  从内有,除了又起,是有轮回;一念不动是见闻觉知的净缘,起烦恼妄想是

  染缘,染缘净缘除了,是空空洞洞的无始无明;自性是真知真觉如如不动的,

  除却染缘、起染缘,与自性了不相干;若能见性,烦恼妄想,皆变为自性。

  是否?

答:是。

问:有人说:发愿往生东方,见药师佛,闻法明心见性后,再回入娑婆世界,普

  渡众生,假如在东方明心见性,证常寂光净土,不受后有,那处还有轮回投

  胎之事,如释迦佛、阿难、马鸣、龙树及我国悟道者数千人,并无有言某人

  是从东方世界降生,某人从西方世界降生。唐朝有个梵僧,从空而至,见仰

  山和尚,师曰:近离什么处?曰:西天。师曰:几时离?彼曰:今早。师曰:

  何太迟生?曰:游山玩水。师曰:神通游戏,则不无阇黎,佛法须还老僧

  始得。曰:特来东土礼文殊,却遇小释迦。后人始号仰山曰小释迦,此亦梵

  僧称赞仰山之语,非谓仰山乃释迦应世也。又有说莲池大师是阿弥陀佛应世,

  云栖法汇之中,并无其说,都是后人附会的话。如唐朝新罗国(即今朝鲜)

  有个僧人,俗姓金,法名乔觉,外国僧人普通皆一手杖锡一手托钵,制度

  如此,来在中国,住锡安徽九华山,因从前画地藏王菩萨像,乃一手杖锡一

  手持钵者,众人既见此僧,以为乃地藏王菩萨化身,该僧老时,即在九华逝

  去,于是众人皆附会其说,如是殊不可信。此等辩论不知是否?

答:是。

问:宇宙山河是为我们有的?或是我们为宇宙山河有的?

答:宇宙山河不能离开我们,我们不能离开宇宙山河。用田来比,假如我们不去

  种种子,他不会生长的,假如有种子而没有田,我们也无米食;如有地而不

  盖房,我们也无往处,如有工料而无地,我们也无由兴盖房屋;我们死了,

  房子地也带不去,活着都不可少的,宇宙是我们过度的东西;照佛法来解释,

  自性遍满虚空,充塞宇宙,自性即宇宙,宇宙即自性。

    上海王小徐

问:弟子六根之中,似乎眼根偏利,例如见人间其姓名,但闻口说,往往转身便

  忘,而见其名剌则能牢记,又如英文能读能写,而英语说听均颇勉强,他事

  类此亦多,故于佛法亦当用眼根返看。

答:不错。

问:先天道说:五祖传法与六祖,传法指玄关一窍(玄关一窍者,六根归于一念,

  归於眉心印堂,不要散乱,秘密传授)。六祖大师于卖柴听客诵金刚经云:

  应无所往而生其心,便豁然大悟,有四方面可以证明:最初他去见五祖,

  祖曰: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六祖曰:人虽有南北,佛性本

  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由此看来,就是证明六祖已见

  佛性的一方面;五祖更欲与语,且见徒众总在左右,乃令随众作务,六祖曰:

  “惠能启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由此看来是证明

  他已经见佛性之第二方面也;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

  惹尘埃?由此看来就是证明他已经见佛性之第三方面也;及徒众见偈,个个

  惊怪,五祖见众人惊怪,恐人害他,曰“亦未见性”,众以为然,次日祖潜

  至碓坊,见六祖腰石舂米,语曰:求道之人为法忘躯,当如是乎?乃问曰:

  米熟也未?六祖曰“米熟久矣,犹欠筛在。”欠筛者,乃自己见性犹未得师

  印证也,由此看来是证明他已经见佛性之第四方面也。五祖曰:昔达磨大师

  初来此土,人未之信,故传此衣以为信体,代代相承,法则以心传心,皆令

  自悟自解,自古佛佛惟传本体,师师密付本心,衣为争端,止汝勿传,若传

  此衣,命如悬丝。五祖以前皆是白天印证(印证即两方皆已见性,不过先到

  者证明后到者),六祖听金刚经悟道,已由四方面可以证明,见五祖只是印

  证而已,自性与自性相同,以心印心,为什么要三鼓传法?因袈裟乃宝物,

  本来佛家不要宝物,因为自达磨以来,以此表信耳,但怕因宝物而起争端,

  故乃于夜间予以印证也。因此袈裟乃何人见性即归何人所得故也,衣为争端,

  止汝不传。先天道借此造谣,乃谓五祖传六祖,六祖永不传。不传者,不

  传衣耳,其脚下有大澈大悟者四十三人,皆有史实可考。玄关一窍之说,害

  人不浅。密付者,指以心印心,非秘密传授也,如六祖与惠明说法,祖曰:

  “汝可屏息诸缘,勿生一念,吾为汝说。”明良久,祖曰:“不思善,不思恶,

  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惠明言下大悟,复问曰:“上来密语

  密意外,还更有密意否?”祖曰:“与汝说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密在

  汝边。”至于先天道教人受戒、行善,于世有益,惟见性之旨,与佛家见性

  之旨远别。以上辩论,是否?

答:是,不错。

    南京月轮法师

问:大慧禅师,大悟十八遍,小悟不知其数。如我解释大慧悟道因缘,圆悟禅师

  举问五祖法演禅师语曰:“我问: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意旨如何?”祖曰:

  “描也描不成,画也画不就。”又问:“树倒藤枯时如何?”祖曰“相随来也。”

  慧师当下豁然贯通。悟道一悟就悟,无阶级、无层次、无大小,大悟小悟指

  解悟之悟,其解深者为大悟,其解浅者为小悟。是否?

答:是,不错。

问:三教之性,是否同源?

答:一切众生之自性,本同圆明普照,殊无二致,惟以世间圣贤所见未能尽达究

  竟,如儒家言“惟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此以“诚”为性,而又言“诚者

  天道也”,是以性归本于天,又曰“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至矣”,此乃以无

  声无臭为性,无声无臭者何?乃见闻觉知中之净缘之性而已,净缘与染缘相

  对,互为消长,互为生灭,故云未达究竟也;又如道德经中所言“无名天地

  之始”,此乃以无始无明为性,又云“吾既无身,吾有何患?”与“绝圣弃

  智”云云,以及道家无极之性,亦是以无始无明为性也,故云未达究竟。查

  三教同源之说,不见于儒家者说,而见于后世丹经甚多,若揆诸佛本来妙明

  自性之旨,而皆有未达也。佛性乃如如不动,遍满虚空,充塞宇宙,真知真

  觉。如云无极之性,则无知无觉、空无所有矣。孔家之性,亦是起念动念,

  是见闻觉知的作用,非真性也。谈性之说,三教差别天渊矣,至于改恶迁善,

  则儒之忠恕、佛之慈悲、道之感应,其利益群生,则不异也。

    北京李广权

问:“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镜心不起,菩提日日长。”六祖闻之,曰:“此

  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系缚。”因示一偈曰:“惠能没伎俩,不断百

  思想,对镜心数起,菩提作么长?”照我解释,能断百思想,乃见闻觉知之

  净缘,六祖之没伎俩,乃指自性本无伎俩可言,对镜心数起,乃指一念不可

  断,妄念转为菩提也。卧轮之断了,不免又起,起了又断,乃是轮回。是否?

答:不错。

    五台山寂光和尚

问:吕岩真人,字洞宾,京川人也,唐末三举不第,偶于长安酒肆,遇钟离权,

  授以延命术,自尔人莫之究,尝游庐山归宗,书钟楼壁曰:一日清闲自在身,

  六神和合报平安,丹田有宝休寻到,对镜无心莫问禅。未几,道经黄龙山,

  睹紫云成盖,疑有异人,乃入谒,值龙击鼓升堂,龙见,意必吕公也,欲

  诱而进,厉声曰:“座旁有窃法者。”吕毅然出问:“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

  铛内煮山川,且道此意如何?”龙指曰:“这守尸鬼。”吕曰:“争奈囊有长

  生不死药。”龙曰:“饶经八万劫,终是落空亡。”吕薄讶,飞剑胁之,剑不

  能入,遂再拜,求指归,龙诘曰:“半升铛内煮山川即不问,如何是一粒粟

  中藏世界?”吕于言下顿契,作偈曰:“弃却瓢囊摵碎琴,如今不恋汞中金,

  自从一见黄龙后,始觉从前错用心。”龙嘱令加护。依我所解,“六神和合报

  平安”,是起净缘,一念历历孤明;“对镜无心莫问禅”,是不往一切相,不

  执着一切相,即着作用,非佛性;“一粒粟中藏世界”,是自性能容纳万物,

  偏满虚空。是否?

答:是。

问:太原孚上座,初在扬州光孝寺请涅槃经,有禅者阻雪,因往听讲,至三因佛

  性、三德法身,广谈法身妙理,禅者失笑。师讲罢,请禅者吃茶,白曰:某

  甲素志挟劣,依文解义,适蒙见笑,且望见教。禅者曰:实笑座主不识法身。

  师曰:如此解说,何处不是?曰:请座主更说一遍。师曰:法身之理,犹

  如太虚,竖穷三际,横亘十方,弥纶八极,包括二仪,随缘赴感,靡不周遍。

  曰:不道座主说不是,只是说得法身量边事,实未证法身在。师曰:既然

  如是,禅德当为代说。曰:座主还信否?师曰:焉敢不信。曰:若如是,座

  主辍讲旬日,于室内端燃静虑,收心摄念,善恶诸缘一时放却。师一依所教,

  从初夜至五更,闻鼓角声,忽然契悟,便去扣门,禅者曰:阿谁?师曰:

  某甲。禅者咄曰:教汝传持大教,代佛说法,夜来为什么醉酒卧街?师曰:

  禅德自来讲经,将生身父母鼻孔扭捏,从今已去,更不敢如是。禅者曰:且

  去,来日相见。师遂罢讲。依我见解,为什么上座以后不讲经?是否无法可

  说,是名说法,随拈一物,皆是佛法?

答:如是,如是。

             月溪法师成道碑

 

  香港沙田万佛寺开山祖师第一代主持月溪法师成道碑

 

生死事大,六道皆苦,欲了生死,须超轮回,数千年来,解释生死最透澈者,唯

释迦如来一人而已。释迦佛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佛性超脱生死,永离轮

回,且人当生即可得见佛性。故自白马驮经西来,佛法盛传中土,达磨一苇东渡,

大乘宏扬神州,以故,高僧辈出,宗门鼎盛,历代祖师见性成佛者甚多,惟具

有金刚不坏之身,成为肉身菩萨,巍然莲座者,殊不多见,尤以香港,地滨南海,

卑湿燠热,更罕得睹。故自盛唐六祖慧能大师弘法南来,成道于广东韶关南华

寺,至今肉身巍然莲座,千余年来举世宗仰,曹溪法乳,继续南来。今有余同里

师友

月溪法师,著述宏富,伟论雄辩,能汇各家之旨趣,振百代之宗风,本明心见性

之真传,要在破无始无明,得见佛性,言前人之所未言,发前人之所未发,以此

无量功德,数十年精严戒律修持,得证菩提,成为金刚不坏之身,肉身菩萨,巍

然莲座而成佛道者。师俗姓吴,原籍浙江钱塘,先世宦滇,遂家昆明,三传至师,

考讳文镜,积学隐德,妣陆氏圣德,茹素念佛,有子五人,师最幼,弱而好书,

圭璋秀发,习儒业於汪维寅先生,年十二读兰亭集序,至“死生亦大矣,岂不

痛哉!”句,慨然有解悟,问先生如何方能不生不死,先生告曰:“儒言:未知

生,焉知死。”自是兼攻佛学,尤专心老、庄、濂、洛、关、闽之学,博综六经,

随肄业于沪,遍访梵刹,参礼诸大德,年十九毕业上海震旦大学,即决志出家

弘扬大法,父母幼为订婚,坚不娶,即于是岁礼静安老和尚,剃染受具戒。甫出

家,精进猛勇,于佛前燃左无名、小二指,并剪胸肉掌大,炷四十八灯供佛,发

三大愿:一、不贪美衣食,乐修苦行;二、虔心参究三藏经典;三、以所得讲演

示导,广利众生。旋随悟参法师学天台、贤首、慈恩诸宗教义。年二十二,遂膺

各地讲经法会之请,遍莅众会,说法讲经,听者如市。应金陵之请,讲楞伽法会,

师示众云:“众生本来是佛,只因无明,妄念生死,不能了脱,若能破一分无

明妄念,即能证一分法身,无明妄念破尽,法身便即显露。”时法会中有开明尊

宿,问曰:“若无明妄念从外面而来,与汝不相干,又何必去断?如妄念从里边

生出来,譬喻龙潭出水,水源不绝,断了又生,生了又断,无有了期,修行断妄

念,这个道理实在不通,古人云:王道不外乎人情,佛法亦不外乎人情,妄念断

是佛,妄念起是众生,岂不是成佛亦有轮回耶?”师不能答。再问曰:“法师未

曾明心见性,经中无此语,此语是注解中得来,见性人注解经典,路途便不错,

不见性人注解经典,说南朝北,拉东补西,颠倒是非,是否?”师答曰:“是。”

师顶礼尊宿,请教如何方法方能明心见性,尊宿告曰:“此语,法师可去问牛

首山献花岩铁岩大德,他是悟后人。”师星夜往参,问岩曰:“老和尚在此作什

么?”岩告曰:“穿衣、吃饭、打眠、游山玩水。”师曰:“可惜你空过了。”

岩告曰:“我可以空过,你不可以学我空过,你若到那一片田地,亦可以学我空

过。”师问曰:“如何是那一片田地?”岩竖一指,师曰:“我不知道。”再问

曰:“我今将妄念断尽,不住有无,是明心见性否?”岩曰:“否,是无始无明

境界。”师问曰:“临济祖师说是无明湛湛黑暗深坑,实可怖畏,是否?”岩曰:

“是。”师曰:“如何方法用功,方能明心见性?”岩告曰:“汝不可断妄念,

用眼根向不住有无黑暗深坑那么返看,行住坐卧不要间断,因缘时至,无明湛

湛黑暗深坑,囫的一破,就可以明心见性矣!”师听此言,如饮甘露,由此用功,

日夜苦参,形容憔悴,瘦骨如柴,至八月某中夜,闻窗外风吹梧桐叶声,豁然

证悟,时通身大汗曰:“哦!原来原来,不青不白,亦不参惮,亦不念佛,亦无

死生事大,亦无无常迅速。”信口说偈曰:“本来无佛无众生,世界未曾见一人,

究竟了解是这个,自性还是自己生。”向窗外望,正是万里青无云,四更月在天。

师数日后再往问岩曰:“不求用功法门,但求老和尚印证。”岩举拐杖作打势,

问师曰:“曹溪未见黄梅意旨如何?”师答曰:“老和尚要打人。”岩再问曰:

“见后意旨如何?”师再答曰:“老和尚要打人。”岩点头,师将所悟禀呈,

岩告曰:“子证悟也,今代汝印证,汝再将传灯录印证,汝大事毕矣,有缘讲

经说法度众生,无缘随缘度日。”师时年二十四岁,由是荷担如来大法,应各地

法会之请,讲经说法,接引众生,师在山西、陕西、甘肃、河南、山东等处讲经,

则朱子桥庆澜先生为之护法,在北京、天津、青岛、南京、上海、杭州、四川、

热河、湖北等处讲经,则余为之护法。师自后说法讲经,恒由自性中发露出来,

故能化导群迷,阐扬宗性,广博宏辩,英彦莫能究其旨,精微妙说,睿智未可

度其源,含识万端,弗可尽述。民国二十年冬,南来广州弘法,重修大佛寺,顿

使五羊城三百年古刹,得以重光,菩提本来自性,赖以宏扬。抗战期间,遄返滇

南,于机声弹影中,致力著疏经论,弘法利生。和平后,来香港住锡沙田万佛山

晦思园,余来香港宏法,师延住晦思园中为余护持,余来台时,犹嘱回港长住晦

思园,一同宏法利生。师生于清光绪五年己卯八月中秋,长余五龄,生平风谊兼

师友,晚岁交期胜弟昆,不啻为师与余写咏也。师于辛卯年,独自斥资于沙田万

佛山兴建万佛寺道场,寺中建盖万佛殿、弥陀殿、玉皇殿、观音殿、准提殿、韦

驮阁、万佛塔、罗汉栏等,于万佛殿中,塑佛像余万尊,阿弥陀佛金身造像高三

十六尺,狂严壮丽,至丁酉年完成,历时七载,亲身参与担铁运石,造塑佛像,

事必躬亲,曾竖一指说偈曰:“来本不来,菩提非树,明镜非台,去本不去,上

无片瓦,下无寸地,古今诸佛,皆在老僧指头上放光现瑞,转大法轮。”师生平

自奉节俭,而于造塑佛像,修持建庙,必悉力以赴,不计耗资之钜细,务必完成,

其功德之伟大,诚足称矣!师对古今中外之理哲,皆能分别异同,有所指归,

著作注疏经论九十八种,性喜游,足迹遍历海内名山大川,游华山时,曾自书华

山待月室记,每游必携琴书随身,所至均有诗对,师所著诗词,有云霞色,无烟

火气,其言极含至理,所谓荡荡无着,住于相而离相,不住于念,不着於言者

耶。师于民国五十四年乙巳三月二十三日,曾在香港拟讲圆觉经,偶感不适,自

知时至,曾嘱其胞侄及左右弟子将其法体封龛入土,八个月内将肉身请出加漆铺

金,供奉寺内,并说偈曰:“讲经说法数十年,度生无生万万千,待等此日世缘

尽,遍满虚空大自在。”至晚八时,遂端坐入般涅槃,住世八十七载。其胞侄遵

嘱将法体封龛,请回沙田万佛寺,至同年十一月十七日,拨土开龛,即见五官俱

全,须发仍留,整体无缺,呈金黄色,遂加漆铺金,供奉万佛寺内弥陀殿,当此

科学昌明时代,在亚热带气候之香港,而能有此奇迹,诚自唐朝六祖而后千余年

来南中国罕有之盛事,故中外报章竞相传载,万方善信闻风景仰,四众弟子虔诚

膜拜,华洋人士同瞻此一代真身菩萨也。师生平讲经二百五十余会,度生五十余

万众,以此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故能离六情以长存,历千劫而可久,超三域

之平路,济众生之夷途,普济群生,悉拔旷劫,故道无不洽,德无不施,了悟大

乘之宗,总解真如之旨。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

皆空,度一切苦厄。”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华严经:“信解行证。”

师实得心经、金刚经、华严经之要旨,故能得成无上正等正觉,永续佛陀慧命,

此师之所以成道也。民国六十年春,师之胞侄吴星级来台,请余为师记其成道因

由,余与师论交五十余载,情逾手足,师之行谊,余深知之,爰详述其证悟见性

始未,及力行苦行难行而成佛道之纪实,撰文勒之贞珉,俾后之参修禅宗大乘佛

学者,知所遵循焉。

                公元一九七二年岁次壬子仲春月吉旦

               月溪法师警语

  人命无常,过于山水,今日虽存,明亦难保,念念不停,尤如奔马,马到崖

前,收缰恐晚,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今生不将此生度,

更向何生度此生,一口气不来,惟有业随身,生时不带一文来,死时不带一文去,

努力今生须了却,更莫屡劫受余殃,不受一番寒彻骨,恁得梅花扑鼻香,拼着

一条穷性命,银墙铁壁亦要穿,身到半山须努力,要登崖顶莫辞劳,念佛之念既

真,了悟之心必至,念佛无秘诀,只要生死切,但办肯心,决不相谦,念到半途

须努力,要想成佛莫辞劳,释迦不是天生,达摩亦非自证,心心相续,不自放逸。

修行若遇真师友,敢保功夫一世休,无量劫的生死,要他和盘托出,修行本分

大事,不是说了便休,假如今生不得念佛三昧,纵使骨枯髓干,终不放舍,尔不

在这里磨砻,修行志气,抖擞精神,一往直前,以求解脱,苍天渺渺,大地茫茫,

生死不了,如何问心?研穷法理,以悟为则,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惟守一法,

然后见心,制心一处,无事不办,百拆千磨,终不退海,受尽辛苦,惟道为是,

千磨万难,益励精勤,临渴掘井,时间不待,闲时办,可待临终日;身既到了

宝山,切莫空手而归;法无正像末三时之等差,人何上中下三根之端的;惟知近

学之弗荒,不拟真功之自绩。

万缘非实亦非空,踪迹奚仿任转蓬,

早有菩提生宇内,了无色相滞胸中。

月明午夜峰峰向,日落荒山树树红,

盛代唐虞今在否,人间何时问渔翁。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