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相法师

观心是诸佛之本,离相是成佛之本。自学是没有围墙的大学,成功的道路是由目标铺成的。

 
 
 

日志

 
 
关于我

小合作要放下自我,彼此尊重, 大合作要放下利益,彼此平衡, 一辈子的合作要放下性格,彼此成就。 一味索取,不懂付出, 或一味任性,不知让步, 到最后必然输得精光。 共同成长,才是生存之道。 工作如此,婚姻如此,友谊如此, 事业亦如此!

网易考拉推荐

劝修念佛法门(之三)  

2011-06-24 08:16:48|  分类: 了生脱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劝修念佛法门(之三)

余前至南京。及湖南湖北讲经时。闻有密宗传法法师。每每劝人修习密宗。不必茹素。以持戒为小乘之行。大乘离相。有何持犯。况佛在世。亦许比丘食五净肉。又云食众生之肉。即是度彼众生。但未悉斯言出何经论。我只知菩萨具同体大悲。观一切旁生。皆有知觉。与我悉皆同体。本具佛性。不忍杀彼。将其身肉。供我口腹。若云食其肉即为度他。则对众生。应当平等而度脱之。何以独对猪羊鸡鸭。鱼虾之类。日日食之度之。而对蜈蚣蚰蜒。腹蝎粪虫之类。为何竟不食不度耶。又对自己眷属。何亦不食其肉而不度耶。此种妄言惑众。分明贪求肉食。不能持戒。反美其名曰。食他即是度他。自作教他。疑误众生。定招恶报。甚有多年茹素。念佛之人。被其所惑。而至开荤。密功未成。净戒先破。诚为可惜。岂不痛哉。此为余所不赞同也。

 

楞严经云。‘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鬼神。炽盛世间。自言食肉。得菩提路。’又云、‘汝等当知。是食肉人。纵得心开。似三摩地。皆大罗刹。报终必沉。生死苦海。’佛言如是。谨当遵从。切勿被邪说所误。以食肉为无碍之道。岂不闻古诗云、‘血肉淋淋味足珍。一般痛苦怨难伸。设身处地扪心想。谁肯将刀割自身。’又诗云、‘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修行之人。不能劝人戒杀放生。反自食肉。令人杀生。悲心何在。凡有志修行者。宜辨邪正。明是非。重因果。识去取。余平日总是劝人茹素念佛以修身。莫欠众生来世债。或有说天生万物以养人。一切禽兽。原是天生把(可作‘被’解)人吃的。此是邪解。最能误人。令人造罪。要知天生万物。指米麦豆蔬等类。可以养人。并非指畜类。一切畜生。贪生怕死之心。与人类无异。若以强欺弱。杀食其肉。必结深冤。必欠命债。一定要报仇的。世间杀劫。皆是杀生食肉所造成的。古云、‘世间欲免刀兵劫。除非众生不杀生。’若人欲学密宗可也。而学吃荤则不可。未曾念佛。而学密宗亦可。既经念佛。而竟改途易辙。此皆信不深。愿不切。良可叹也。

 

念佛一法。切切不可看轻。乃是最简单。最圆妙。之无上法门。可谓大陀罗尼(译大总持)门。能总一切法。能持无量义。释迦说法四十九年。不出经律论三藏。三藏所诠。即是戒定慧。三无漏学。经为定学藏。律为戒学藏。论为慧学藏。一句弥陀名号。一心称念。即可具足戒定慧三学。其圆妙为何如耶。

 

念佛何以能具戒学。楞严经云。‘所谓摄心为戒。由戒生定。因定发慧。是则名为三无漏学。’而念佛正是摄心之法。佛知众生。第六意识妄想心。念念攀缘。六尘境界。多诸散乱。如妄心攀色尘之缘。而起贪嗔痴之惑。造杀盗淫等业。毁诸戒律。攀声尘、香尘、味尘、触尘、法尘等缘。亦复如是。

 

佛教众生。称念佛名。即是以念佛之正念。止息攀缘之妄念。倘妄心攀色尘之缘。即专念阿弥陀佛。净念相继。自不随色尘所转。摄归念佛之正念矣。攀声尘等缘。一一如是。自然不至破戒作恶。妄心如马。六尘如六条马路。佛号如马缰。念佛者。如御马之人。其马欲向各马路奔驰时。其缰在手。即把勒回。既不攀缘。妄念自无。不至犯戒。即是以念佛摄心为戒也。

 

念佛念到念念与佛相应。诸念当然不起。意业便得清净。则众戒自然具足。身口二戒。亦由意业所起。身业作杀盗淫。乃是意业所驱使。意业不想杀盗淫。身业自不至犯戒。口业说妄言、绮语、恶口、两舌。亦是意言所发现。意业不想说妄言、绮语、恶口、两舌。口业亦不至犯戒。故念佛称为净业法门。一念佛名。能净三业。此岂不是念佛。具足戒学之明证也。

 

念佛何以能具定学。弥陀经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不乱即是定。此乃万世持名念佛。从出之大原。乃金口所亲宣之妙法也。亦即念佛具足定学之实事。一心者。专一其心。纯一无杂。不乱者。湛然寂静。而不动乱。既得一心。自然不乱。果能不乱。才是一心。念佛念至一心不乱。其定力为何如耶。

 

佛之所以教人念佛者。正以众生之心。多随境转。从朝至暮。从年竟岁。从生至死。都是对境生心。念念分别。起灭不停。纷乱无绪。例如眼根见色。无论是好是丑。则被色动。耳根闻声。无论是赞是谤。则被声动。鼻根嗅气。无论是香是臭。则被气动。舌根尝味。无论是美是恶。则被味动。身根对触。无论是违是顺。则被触动。意根缘法。无论合意不合意。则被法动。故佛教人一心念佛。不起妄念。不为境动。如果专念于佛。心不攀外境之缘。净念相继。则六根都摄如如不动。即入三摩地(译正定)矣。

 

或问念佛。如何可以不为境动。答曰、念佛之时。其心归一。心念于佛。佛不离心。六根虽是对境。而不攀缘。自然不为境动。所谓百花丛里过。叶叶不沾裳。我身如佛殿。六根如六门。念佛之心。如殿中人。佛即殿中佛。其人在殿中。瞻仰恋慕于佛。一心专注不散。则虽六门洞开。门外所有种种境界。浑然不见、不闻、不知、不觉。念佛亦复如是。念得心空境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分别不生。如古德云。‘铁牛那怕狮子吼。恰似木人看花鸟。但自无心于万物。何妨万物常围绕。’自然不被境动矣。

 

又一心不乱。即念佛三昧功成。三昧是印度语。译为正定。念佛、念到一心不乱。即得正定。如成具光明定意经云。‘空闲寂寞。而一其心。在众烦恼。而一其心。乃至褒讪利失。善恶等处。而一其心。’念佛能得一心。此岂不是念佛。具足定学之明证耶。

 

念佛何以能具慧学。一切众生。本来是佛。具有佛慧。昔日世尊。于菩提树下。腊月八日。夜睹明星。忽然悟道。三叹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若离妄想。则无师智。自然智。一切显现。’世尊亲见此理。欲令众生。证入佛慧。故教人持名念佛。即是离妄想。得智慧之妙法也。

 

众生虽具佛慧。奈为无始一念无明所误。从迷积迷。以历尘劫。无量妄想烦恼。障蔽自心。以致本有佛慧。不得现前。喻如净镜。本具光明。而为尘垢所障。净光隐没。众生之心如净镜。本具佛慧。如镜中本有光明。粗细妄想烦恼。如所有尘垢。镜上尘垢。须假擦磨之功。而得清净。心中妄想烦恼。必仗念佛之力。可以断除。

 

佛之教人称念佛名。即授以擦磨心镜。断除妄想烦恼之法。行、住、坐、卧。不离一句佛号。念兹在兹。无有间断。则妄想自离。而佛慧自发。此即念佛。能发慧学之功用。

 

念佛三昧。又名一行三昧。文殊般若经云。‘佛告文殊。欲入一行三昧者。应处空闲。舍诸乱意。不取相貌。系心一佛。专称名字。随彼方所。端身正向。(向西方)能于一佛。念念相继。即是念中。能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念一佛功德。与念无量佛功德无二。阿难所闻说法。犹住量数。若得一行三昧。诸经法门。一切分别。皆悉了知。昼夜宣说。智慧辩才。终不断绝。’此岂非念佛具足慧学之明证耶。

 

卍念佛普摄群机第十

 

念佛法门。对上中下三种根机。无机不摄。有情众生。具有知觉。但发真心。无一不能得度。只要一心称念六字洪名。不必广学诸法。善导大师云。‘若要学解。从凡夫地、乃至佛地。一切诸法。无不当学。若欲学行。当择其契理契机之一法。专精致力。方能速证实益。否则、经劫至劫。尚难出离。’念佛即是契理契机之法。今略举十种人。正好念佛。请各三思。赶快发心。

 

  出家人。正好念佛。既已削发为僧。发心修道。割恩断爱。背井离乡。住清净之伽蓝。受现成之供养。无忧无虑。不羁不绊。正好发心念佛。求出生死。念佛之时。就要生死心切。念生死轮回。依业受报。无有了期。必须精专恳切念去。万念自然放下。六根自可都摄矣。今举一例。

 

昔有国王。见外道苦行。比丘(出家男僧之通称)清闲。一日谓一念佛僧曰。朕见婆罗门。(修外道之人)勤苦求道。比丘但念佛名。相去远矣。僧对曰、修道不在色身上苦不苦。而在生死心切不切。僧人虽清闲念佛。而求出生死之心特切。六根终日对境。而六根都摄。眼根不见色。耳根不闻声。乃至意根不缘法尘之境。王闻不信。僧知其意。即启白王言。可借一事以验之。请王明日。派宫娥彩女两班。一班在东街跳舞。一班在西街唱歌。另着一囚犯。盛油一罐。交其执持。告言汝罪应死。今交汝油。持向四街行走。令四人持刀随行。若油在何处倾出。立即斩首。若行竟、油不倾出。赐汝无罪还乡。囚犯闻已。心思今日。是个生死关头。乃一心专注。所执之油。不敢丝毫疏忽。四街行竟。油不倾出。归至王所。乃赦其罪。僧请王问囚犯曰。汝于东街见何物最为美观。答曰不见。又问西街闻何声最为好听。答曰不闻。王斥曰乱道。东街彩女跳舞。西街彩女唱歌。岂得不见不闻。答曰。大王。我一心顾着这罐油。那里还有心去看去听。是以不见不闻。王忽悟此僧所言。一心念佛。求脱生死。六根都摄。不见不闻。斯言诚不谬也。而念佛之人。生死心切。乃是真念佛。

 

  女界人。正好念佛。托生人世。秉质女流。不出户庭。执掌内政。非若男子之奔走四方。身劳神役。故正好发心念佛。求生净土。又女人月经不净。生育痛苦。多有厌恶女身。欲为男子者。而此娑婆世界。有欲转女成男。诚非易事。须经几世修行。若肯专心念佛。则临命终时。娑婆业卸。净土缘深。莲华化生。即是大丈夫之相。一生可转男身。而且寿命无量。得与观音势至。把手共行。女界之人。既有这个微妙法门。可以满汝愿望。望大家赶紧念佛。

 

  聪明人。正好念佛。世人聪明难。而不为聪明所误更难。每见聪明。恒多自误。只因好奇好妙。反视念佛为平常。费尽心机。徒求世智。那知‘生前枉费心千万。死后空持手一双。’若肯以聪明。用之于佛法。多看净土经书。研究念佛宗旨。了知持名念佛一法。为诸佛所护念。群贤所继述。以一念而空尘念。藉一佛而证净心。专心致力念去。即事念而达理念。亲见自性弥陀。得生唯心净土。岂不快哉。

 

  愚痴人。正好念佛。人无论智愚。而佛性一也。愚痴之人。只因前生不信佛法。不肯修学。惑深业重。故感此报。若是聪明之人。则贤者多劳。念佛恐难一心。而愚痴之人。则事少身闲。正好念佛。又愚人心直。知见不多。容易生信起行。而持名念佛法门。不假参究。不劳观想。故不怕愚痴。只要直心道场。将一句佛号。蓦直念去。努力无间。即得成功。古诗云‘修行如驾上滩舟。暂歇篙时便下流。若不从兹勤努力。几时撑得到滩头。’此数语、可为念佛之助也。

 

  富贵人。正好念佛。今生富贵。都从前世修来。当知娑婆福乐。终不久长。古云、‘荣华终是三更梦。富贵还同九月霜。’正好趁此福乐。衣食无忧。受用具足。发心念佛。求生净土。登不退地。享无为乐。西方边地。犹胜天宫。娑婆福乐。何足与比。亟宜猛省。一心念佛。庶可舍娑婆劣报。而得极乐净身。

 

  贫贱人。正好念佛。今生贫贱。都由夙业所招。往昔不肯布施修福。傲慢贡高。故感此报。既无田园产业。又无房屋栖身。衣不蔽形。食不充口。自出娘胎。饱受众苦。正好念佛。求生净土。而七宝楼阁。不俟经营。自然衣食。随念而至。可以永离贫贱之苦。有此良好法门。慎勿错过。

 

  老年人。正好念佛。桑榆晚景。岁月无多。如鱼少水。斯有何乐。如囚赴市。步步近死。急宜恳切志诚。发心念佛。求生净土。善导和尚偈云。‘渐渐鸡皮鹤发。看看行步龙钟。(竹名、取摇动貌、)假饶金玉满堂。难免衰残老病。任汝千般快乐。无常终是到来。惟有径路修行。但念阿弥陀佛。’老年人。请三复斯言。切莫万般放不下。总有一天。放不下。也要放下。当知、‘举世尽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

 

  少年人。正好念佛。年华少壮。膂力方刚。既无老病之忧。正好发心念佛。莫道修行尚早。务宜预布津梁。岂不闻、‘春日才看杨柳绿。秋风又见菊花黄。’当知‘人身难得而易失。良时易往而难追。’慎勿蹉跎岁月。虚度时光。‘莫待老来方学道。孤坟多是少年人。’

 

  有子人。正好念佛。俗云积谷防饥。生子养老。今既生子。长大成人。家业有托。宗祧有赖。正好放下万缘。一心念佛。求生净土。切莫千谋百计。为子为孙。须知‘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远忧。’如果儿孙有福。不必先人遗产。也能白手成家。倘若儿孙不肖。任汝万贯家财。不足以供数年挥霍。反令造业。反害儿孙。诚为失计。好把世间。许多富贵人家。作个龟鉴。

 

  无子人。正好念佛。世人生子既多。负担必重。抚养教育。需款孔殷。不得不勉力经营。撑持门户。既然无子。清闲绝累。正好自嗟薄命。夫妇同修。称念弥陀。求生净土。疾趣菩提。为大悲父。则尽大地众生。无非是佛之子。岂不快哉。举世之人。无一人不可念佛。是念佛一法。可以普摄群机也。

 

卍念佛可度众生第十一

 

法门无量。而有大小乘之分。小乘但求自利。独善其身。大乘志在利他。广度群品。或问念佛之人。厌苦求乐。愿生净土。舍此娑婆。取彼极乐。但求己利。是为小乘。而菩萨发心广大。舍己利他。不辞劳苦。不求安乐。涉世度生。大作佛事。不懂人中勤修万行。乃至泥犁(地狱)苦趣。饿鬼道中。马腹驴胎。时出时入。苦乐情亡。取舍见泯。方合大乘之道。大小比较。何啻沧海蹄涔。念佛者、何不善择也。

 

答曰、念佛修行。正是最稳当大乘之行。可以报答四恩。而能济度三有。若不发心念佛。即欲救度众生。只恐于他无益。于己有损。譬如有人。不能渡水。便欲入海救人。不特不能救人。而反自取沉溺。其危险孰甚。今之徒慕大乘。便欲度生。不修念佛法门。求生净土者。亦复如是。

 

大凡欲修大乘者。发心则易。不退为难。经中有云。‘鱼子庵罗花。(此二譬喻因多果少)菩萨发大心。三事因中多。及其成就少。’舍利弗过去劫中。曾发大心。欲修菩萨利他之行。是时天人知而试之。化一婆罗门。从途中号泣而来。菩萨问曰。为何悲伤。答曰、吾母有病。乃告云。母病则请医诊治。何须大哭。答曰、医已请。药不可得。又云、有方必有药。如何不可得。答曰、医云我母之病。须用发道心人之眼珠。煎汤服之。方能得救。否则必死。因求此药不得。是以痛哭。菩萨心思。如来累劫行施。舍头目脑髓。救度众生。我今已发大心。当施我眼。而救其母。即告之曰。汝不须哭。我今发大乘心。修菩萨行。当施我眼。为汝母作药。婆罗门曰、感谢。菩萨即以手、将右眼取出付之。(此难行能行也)婆罗门曰、取错了。医云左眼方可。右眼用不得。菩萨暗想。右眼既不可用。应当早说。何待取出方说。又想既欲利他。当勿吝惜。复将左眼取出与之。(此难舍能舍也)婆罗门接向鼻中一嗅曰。此眼臭气如是。安可做药。遂将此眼抛掷于地。菩萨心中动念。(此难忍而不能忍也)叹曰众生难度。众生难度。于是退失大心。此皆由末得无生法忍。虽然欲学菩萨。难行能行。难舍能舍。而难忍则不能忍。遂致六心堕落。尘劫声闻。(小乘)由是未敢再发大乘之心。若欲修行大乘。广度众生。必须念佛。求生净土。见佛闻法。得无生忍。然后普入十方尘刹。发四无量心。修六波罗密。饶益有情。同出苦轮。同生极乐。此虽先求己利者。实正欲利他也。岂彼小乘求出三界。求证涅槃者。所可比耶。

 

夫念佛法门。以一心念佛。求生净土。离苦得乐。一往观之。似属小乘。但为自利。实际论之。正是大乘。可以利他。何以故。念佛往生。花开见佛。亲闻佛法。证无生忍。得身、口、意、三轮不思议业。普入尘刹。广度众生。而因中厌苦者。正欲拔众生之苦也。即菩萨之大悲心。因中求乐者。正欲与众生以乐也。即菩萨之大慈心。何得谓念佛是小乘。而非大乘耶。

 

三轮不思议业者。一身轮现通。一身能现无量身。或现佛身。或现菩萨身。或现辟支佛身。或现声闻身。或现六道等身。或慈或威。或定或慧。遍入十方佛土。饶益无量有情。二口轮说法。具四无碍辩。说六波罗密。四谛、十二因缘。十善五戒。世出世间。一切诸法。随机教化。拔济众生。三意轮鉴机。能鉴众生。根机大小。智慧浅深。易度不易度。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应以何法得度。即说何法。如观世音菩萨。应机示现。无作妙力。自在成就。一身不分而普现。万机咸应以无违。是为不思议业。得是业已。自可报答四恩。济度三有。

 

若不念佛求生净土。虽发心广大。自救尚且不了。安能救度众生。惟有念佛修行。专心励志。毕命为期。内仗自心之念力。外仗弥陀之愿力。会二力于一时。收成功于一念。往生净土。见佛闻法。证无生忍已。然后乘大愿轮。回入娑婆世界。以及微尘刹土。显六神通。行四摄法。广度有情。同生极乐。去来自在。不被业牵。方能大作佛事。报答四恩。

 

一者  可以报答佛恩。佛为我故。于无量劫来。不曾弃舍于我。我昏迷时。佛则指示于我。我作业时。佛则怜愍于我。我沉沦时。佛则救拔于我。我得人身。佛则忻慰。此恩此德。莫可言喻。若肯念佛修行。自度已毕。然后度他。广宣净土法门。代佛宏化。普令众生。念佛往生。横超三界。而畅佛怀。则真报佛恩也。内典云、‘假使顶戴恒沙劫。身为床座遍三千。若不说法度众生。是则不名报恩者。’

 

二者  可以报答亲恩。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所有恩德。昊天罔极。父也、养我教我。一生经营。无非为我。爱我如掌上之珠。望我若凶年之谷。母也、十月怀胎。三年乳哺。咽苦吐甘。移干就湿。鞠育顾复。无微不至。若但生奉甘旨之供。死尽丧葬之礼。均未足以为报恩。必须念佛。求生净土。然后还来此土。度脱亲灵。永出苦轮。得生乐国。方得报答亲恩。又我等自无量劫来。舍身受身。生生皆有父母。或生人中。或堕苦趣。肉眼不知。无由报答。若念佛往生。得六神通。不独可度此生父母。且能度脱生生父母。其为孝也乃大。则真是报答亲恩。

 

三者  可以报答师恩。父母生我。为生身父母。师长教我。为法身父母。若无师长。我之智识。无由开发。我之学问。无由增进。我之道德。无由成就。师恩浩大。更有过于父母。若欲报答。惟有念佛。求生西方。自度已毕。然后度他。如鸠摩罗什法师。初从槃头达多法师。学小乘。后从苏利耶须摩法师。学大乘。深明法性理体。自悔从前学小乘之非。因念旧师。归为演说大乘真理。令师得悟。而沾胜益。其师反拜为师。罗什不敢受。师曰。我是汝小乘师。汝是我大乘师。如罗什者。可谓真真报师恩也。

 

四者  可以报答众生恩。或问、众生于我。何以有恩。答曰、农人种植。而我得食。女人纺织。而我得衣。百工技艺。所成众器。而我得以受用。或曰、我以钱财购得。何足称恩。答曰、虽有钱财。若非彼等劳力所成。何从购得。而受用耶。又一切众生、或是我过去父母师长。亲朋眷属。不过改形易报。不能认识。未可谓众生。与我全无关系。乃至耕田之牛。守夜之犬。于我亦皆有恩。应当报答。念佛求生净土。虽则自度。实欲普度众生。而报其恩。若以此现前。未得无漏之身。欲学菩萨。度生之行。诚非易事。譬如破船拯溺。非但不能救人。而反自遭沉溺。生净土已。见佛闻法。证无生忍。如前所说。得身口意三轮。不思议业用。可以广度十方。一切众生。则真报众生恩也。既能报答四恩。自可济度三有。其胜益殊勋。岂语言之所能尽耶。

 

三有者、欲有、色有、无色有。即欲界、色界、无色界是也。三界、何以曰三有。因三界之内。六道众生。随善恶以升沉。善业则升。生天、人、阿修罗(译非天福报不及天)、三善道。而受福乐。恶业则沉堕地狱、饿鬼、畜生、三恶道。而受痛苦。若善业更兼禅定不动之业。则生色界无色界。因善恶不动三业。起轮回性。有因必定有果。因果不亡。故谓之曰有。若以三界九地论。则名九有。九地者、六欲天以下。名五趣杂居地。五趣众生。混杂而居。例如人间。人鬼禽畜同居故。初禅天、名离生喜乐地。二禅天、名定生喜乐地。三禅天、名离喜妙乐地。四禅天、名舍念清净地。并四空天。空无边处地。识无边处地。无所有处地。非想非非想处地。广名二十五有。都是有因有果。随业受报。念佛之人。自度已毕。发心度他。乘愿利生。竖穷三界。如金刚经所云。‘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是谓济度三有。故曰念佛可度众生。

 

卍念佛得成佛道第十二

 

或问、念佛本极易之事。而成佛为甚难之事。佛道长远。经中所云。必经三大阿僧祇劫。勤修六度万行。方可得成。何以念佛即得成佛。答曰、修行法门。顿渐不同。渐则三祇炼行。百劫修因。方成佛道。顿则不历僧祇。可获法身。未可一概论也。

 

念佛、乃是横超生死。疾趣菩提。圆顿法门也。只怕大家不肯念佛。不怕不得成佛。如果一生精进不懈。自然佛果可期。二祖长安光明善导大师云。‘愿一切人等。善自思惟。行住坐卧。必须厉心克己。昼夜莫废。毕命为期。前念命终。后念即生。永劫受无为之乐。乃至成佛。岂不快哉。’善导大师。一生专修念佛法门。念一佛、口放一光。念百佛、千佛、其光亦然。如上开示之言。自应深信。加以切愿实行也。

 

又文殊菩萨。告莲宗四祖。五会法照大师曰。‘诸修行门。无过念佛。’一日四祖至五台山。大圣竹林寺。亲见文殊普贤二大士。分坐左右。同舒金臂。摩四祖顶曰。‘汝以念佛故。不久证无上正等菩提。若善男女等。愿疾成佛者。无过念佛。则能速证无上菩提。’观此二大士之言。分明指示念佛。可以成佛。何疑之有。

 

念佛之人。而得诸佛慈悲之所护念。弥陀愿力之所摄持。命终往生。径登不退。任运进修。直至成佛。弥陀经云。‘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候补成佛之位)其数甚多。’观一生补处之句。一经往生。即是最后身。岂不是一生即得成佛耶。此乃约事而言。若约理说。念佛功深。无念而念。念而无念。心佛圆融。自他不二。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证惟心净土。见自性弥陀。不待往生。即成佛道。其圆顿为何如耶。

 

或曰、念佛往生。其事确否。答曰、信、愿、行三种资粮具足。往生必矣。永明大师云。‘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净土往生集。出家在家之众。念佛往生者。不可胜数。临终皆有证验。或预知时至。或端坐而逝。或体出异香。或天乐鸣空。岂虚语哉。宋时、湖南潭州。黄打铁。以打铁为业。一家四口。全靠手艺以度生活。一日不作。便难度日。常生怨叹。前世不修。今生受苦。常思修行。奈不知如何修法。又无闲空工夫可修。一日见一僧。从其店前而过。遂请入店奉茶。请教修行之法。要求指示一种。可以作工。又可修行之法。僧曰有。只怕汝不肯相信。黄曰、大师明教。那有不信之理。僧曰、汝欲离苦得乐。娑婆世界。无有真乐。惟有西方。阿弥陀佛国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欲生彼国。只要一心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念念不断。临命终时。蒙佛接引。即得往生彼国。我教汝手掣风箱时。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推进时、亦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念到铁红取出。打一槌、念一句。槌槌如是。不打铁也念。未睡着也念。若能如是念去。包汝临终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黄打铁闻教。十分欢喜。极端相信。既可修行。又可工作。即依教奉行。人皆嗤其愚。打铁本来辛苦。再加念佛。岂不是苦上加苦。黄打铁则不然。念之数日。愈加深信。谓此念佛法门。真实有益。我平日在火炉边站着。有炎热的苦。打起铁来。有辛劳的苦。今念起佛来完全不晓得炎热。也不晓得辛劳。由是更加精进。经历三年。有一日自知命终时至。遂即剃头、沐浴、更衣。告其妻曰、我今日回家去了。妻曰、汝何处还有家。答曰、此非我家。我家在西方。于是再站铁炉边煨铁。照常念佛。铁红取出。乃说偈曰、‘钉钉铛铛。久炼成钢。太平将近。我往西方。’念一声南无阿弥陀佛。举槌打铁一下。遂即立化。身出异香。天乐鸣空。此弥陀接引往生之瑞相也。众皆闻香。无不惊叹。因此潭州之人。多皆念佛。迄今尚盛。古今多少念佛往生。不可不信。

 

又问、十方世界。无量众生念佛。如果皆得往生。则极乐世界。如何容纳得了。答曰、沧海纳百川而不溢。尺镜含万象而有余。世间之物。尚且如是。何况弥陀广大愿力。及不思议力。成就无边庄严之佛土。安有不能容受往生之众耶。

 

又曰、天衣怀禅师论莲宗言。生则决定生。去则实不去。子言实有往生净土。岂不与古人相违耶。答曰、不违。此乃古德。悟实相念佛往生之旨。真俗不乖。理事无碍。汝但诵其语。未解其义。上句生则决定生。是俗谛事法界。下句去则实不去。是真谛理法界。即是生唯心净土。自他不隔于毫端。安有去来之相可得。省庵大师发菩提心。念佛往生。其偈曰‘身在花中佛现前。佛光来照紫金莲。身随诸佛往生去。无去无来事宛然。’往生一事。不必怀疑。若稍有疑虑。即信不深。而愿不切也。

 

又唯心净土。并不是没有西方。极乐世界。清净庄严之佛土。乃是指真心体遍十方。量周沙界。即西方极乐净土。亦不出自心之外。故曰唯心净土。念佛之人。慎勿错解唯心之义。若以唯心二字。即谓没有西方净土。则阿弥陀经。释迦呼舍利弗。而告之曰。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此岂是欺人之言耶。佛为大圣人。决无捏词欺人之事。又不可以不见。西方极乐世界。遂谓无有极乐。如世人未至西欧者。安可说实无西欧耶。念佛必定成佛。法华经云。‘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共成佛道。’散心之人一称佛名。尚能成佛。何况终身。专心持念。精进不懈。岂有不成佛之理耶。

 

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圆通章云。‘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观去佛不远句。明示念佛即可成佛之意。何谓现前见佛。或念佛专切之时。常梦中见佛。余曾梦见极乐世界。弥陀慈尊。并闻说法。敕我当自行化他。修持净业。故从三十六岁后。禅净双修。每当传授三皈依。或讲经法会。力劝大家发心念佛。求生净土。告曰、修行以念佛为稳当。应以持名念佛为正行。广修众善为助行。正助合行。如船帆顺风。更加橹棹之功。往生净土。品位必高。

 

或三昧功成。定中。见佛。如莲宗初祖。慧远大师。在庐山结集莲社。专修念佛法门。三十年。迹不入俗。澄心入定。三睹圣相。沉厚不言。唐义熙十二年七月晦夕。于般若台方从定起。见阿弥陀佛。身满虚空。圆光之中。有诸化佛。观音势至。左右侍立。又见水流光明。分十四支。回注上下。演说、苦、空、无常、无我之音。佛告言、我以本愿力故。来安慰汝。汝后七日。当生我国。又见社中先化者。佛陀耶舍。慧持、慧永、刘遗民等。皆在弥陀之侧。曰、师早发心。何来之晚也。此皆定中见佛之明证。后于八月七日。集众告别。谓弟子法净、慧宝曰。吾始居此。十一年中。三睹圣相。今复再见。吾生净土必矣。即自制遗诫。端坐念佛而寂。异香满室。天乐鸣空。弟子等奉全身。塔于庐山西岭。何谓当来见佛。若念佛功成。往生时至。临命终时。则见阿弥陀佛。现身接引。此当来见佛也。又托质宝莲。花开见佛。面礼金容。亲蒙授记。忍证无生。位居补处。不仅可以常见于佛。亦即得成为佛也。有此圆顿殊胜法门。可以横截生死欲流。疾趣菩提觉岸。凡欲离苦得乐。超凡成圣者。自当以持名念佛一法。为唯一无上法门。终身力行也。

 

集白云法师撰望江南净土词十二首

 

西方好。随念即超群。一点灵光随落日。万端尘事付浮云。人世自纷纷。

凝望处。决定去栖神。金地经行光里步。玉楼宴坐定中身。方好任天真。

西方好。琼树耸高空。弥覆七重珠宝网。庄严百亿妙华宫。宫里众天童。

金地上。栏循绕重重。华雨飘飘香散漫。乐音寥亮鼓清风。闻者乐无穷。

西方好。七宝甃成池。四色好花敷菡萏。八功德水泛清漪。除渴又除饥。

池岸上。楼殿势飞翚。碧玉雕栏填玛瑙。黄金危栋闲玻璃。随处发光辉。

西方好。群鸟发音声。华下和鸣歌六度。光中哀雅赞三乘。闻者悟无生。

三恶道。犹自不知名。皆是佛慈亲变化。欲宣法语警迷情。心地顿圆明。

西方好。清旦供尤佳。缥缈仙云随宝仗。轻盈衣祴贮天花。十万去非赊。

诸佛土。随念遍河沙。莲掌抚摩亲授记。潮音清妙响频伽。时至即还家。

西方好。我佛大慈悲。但具三心圆十念。即登九品越三祇。神力不思议。

临报尽。接引定无疑。普愿众生同系念。金台天乐共迎时。弹指到莲池。

娑婆苦。长劫受轮回。不断苦因离火宅。只随业报入胞胎。辜负这灵台。

朝又暮。寒暑急相催。一个幻身能几日。百般机巧衮尘埃。何得出头来。

娑婆苦。身世一浮萍。蚊蚋睫中争小利。锅牛角上窃虚名。一点气难平。

人我盛。日夜长无明。地狱争头成队入。西方无个肯修行。空死复空生。

娑婆苦。情念骤如风。六贼村中无暂息。四蛇箧内更相攻。谁是主人翁。

无慧力。爱网转关笼。一向四楞但担地。不思两脚无梢空。前路更忽忽。

娑婆苦。生老病无常。九窍腥臊流秽污。一包脓血贮皮囊。争弱又争强。

随妄想。耽欲更荒唐。念佛看经云着相。破斋毁戒却无妨。只恐有阎王。

娑婆苦。终日走尘寰。不觉年光随逝水。那堪白发换朱颜。六趣任循环。

今与古。谁肯死前闲。危脆利名才入手。虚华财色便追攀。荣辱片时间。

娑婆苦。光景急如流。宠辱悲欢何日了。是非人我几时休。生死路悠悠。

三界里。水面一浮沤。纵使英雄功盖世。只留白骨掩荒邱。何似早回头。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